免费全本小说>幻世霸者>目录>

第七章 惹祸上身

第七章 惹祸上身

小说:幻世霸者作者:林言弓字数:8584更新时间:2020-01-05 01:21:01
且不说我与尹龙峰一齐下线后,仍是对游戏中所体现的感情之丰富赞不绝口,不停地谈论着游戏中各种人物,而且商量好不去查看网上那些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游戏资讯,技能使用,剧情推断无所不抱,却说孙宁浩在我们的喧闹中沉默寡言,一反常态,在我们问他游戏情况,职业姓名的时候也是失魂落魄,不肯言语。叹口气,与尹龙峰认定他肯定是在游戏中遇到了什么特殊状况,提醒方便面一声,让他赶紧上班,然后一个人收拾餐具。
自是一夜无话。第二天上线之后,一群系统人物似乎是知道我们将要离开一般,将我与刚刚上线的方便面围在人群中央。这是昨天并肩作战的一群民兵。领头的仍然是队长陈弑,他拨开围着我们的七余个民兵,大手对我胸前一拳道:“雪枫,前些天是多亏了你。”他所说的前些天自然是因为我们下线之后,游戏中已经过了两天的时间。我尴尬笑笑,道:“陈弑大哥,你实在太抬举我了,其实那天的战斗完全是靠了你,还有在场的兄弟们,但是乡亲们对我们这么热情,反而会让我们心虚。”陈弑直直的看着我,半响后才道:“自身能力有强有弱,或许你们确实没有在杀敌方面发挥太大的力量,但是你们可知道,在天命者到来之前的两年时间中,村民们受尽妖魔迫害,家破人亡,然而所有人,包括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对魔物发出冲击,是你提醒了我们,让我们有了信心生存下去,这次大战的胜利,对我们来说可不只杀几头魔物所带来的意义。”我点点头,通过它的解说我完全能理解白村民们对我们所展现出来超乎寻常的热情了。见我点头,陈弑又道:“这几天中,我在郝恋那里知道了她对你们的委托,这也是我们这次前来的原因。此次你们离村,将会经历比在村中危险千百倍的事情,因此我想提醒你们几句,我知道你们天命者与我们来自不同的空间,这在我们而言理解不了,但是我知道,你们会时不时的破空而去,消失在幻界之中,尔后又会在原地出现,所以我们要提醒你们的是,此处前往郝恋表兄所在的苍龙城界地还有很远的距离,在这段旅途中你们肯定会少不了离开这个世界,离开的时候可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可不想你们还没有达成郝恋的委托却在再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被莫名其妙的杀死。”我感激的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记住你的忠告的,此外,我们肯定会不负郝恋妹妹所托,在此,我们就告别了!”说完头也不回拉着方便面离开了千石村。
千石村所覆盖的范围并不大,出了葫芦口按照陈弑所指的方向一路向东北方而行,很快就脱离了高山丛林的地域,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望无垠的草原。一路上,我研究者昨天郝家大娘送给我的那瓶叫做叫做瑶池泉水的东西,在取了一些出来喝掉之后,我确定了这是一种类似疗伤药的泉水。我们在出山途中少不了遇到一些落单的魔猪魔狼,在与这些魔物的战斗中也免不了受些小伤,然而在我喝下瑶池泉水之后,身上的伤痕往往会比平常快上数十倍的速度小时,因此我确定了它的效用。
一路上,方便面都忍不住的抱怨:“这游戏怎么回事啊?这路途复杂,要不是我们常年在山林中长大,肯定会在山林中迷失方向,也不知道设计个地图,而且我一直想不通,我们把千石村的妖怪杀了那么多,新进入游戏的玩家会不会没有怪物杀?那他们进了游戏怎么发展。”我微笑道:“你操这个心干嘛,据我刚上线时候的观察,千石村所有的村民都在忙于修建他们的家园,可能是因为魔物逃散终于能恢复以前的生活了,因此我推断,以后进入游戏的玩家,任务主题应该是协助系统人物改造他们的家乡,所以你别担心别的玩家会怎么样了。”方便面恍然大悟,点点头道:“你这么说也有点道理。”我拍拍他肩膀道:“而且据我进游戏后所接的任务来看,在这个游戏里面任务系统丝丝入扣,一环接着一环,总是能在玩家不明所以的时候安排一些情节来引导玩家,虽然这种引导比较隐晦,例如前面那个系统猎人。”
我手所指的不远处躺着一个系统人物,在这么个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除了偶尔能见到一些玩家四处杀着怪物,这个突兀的唯一一个系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招呼方便面一声,向着那个系统人物走了过去,经过查实我发现这个系统人物受了很重的伤,蹲下身,扶起眼前的青年问道:“这位兄弟,你怎么了?”系统任务紧闭着双眼,听到我说话,勉强睁开眼答道:“侠士,我乃苍龙城抗魔大将刘金属下,刘金大人前日无意间发现了魔将诸怀踪迹,一路追杀之后,不想却中了妖怪之记,此刻危在旦夕,我常年受刘将军照顾,知晓刘将军危情之后四处打听,终于查到在这镜湖原境内有一种灵鹿,其血能生肌活骨,必能救下刘将军,化了将军所中之魔毒。”讲到这里,猛烈咳嗽一阵,继续道:“我一路探查到这里,终于发现了灵鹿踪影,却不料一群魔物从千石村境内窜出一群魔狼,搏斗之中受了重伤。”讲到这里,突然坐起,抓住我的手臂,激动道:“我是活不成了,可是心愿未了,我观你是侠义之人,一定要帮我寻到灵鹿,取其灵血相救将军,刘将军一生仗义,乐善好施,可现在......”说道最后,声音越低,细不可闻,看来是没救了,我赶忙问道:“可是灵鹿在哪?”那小兵右臂微微抬起,指向东方,口中喃喃道:“铃铛......”然后臂膀落地,终于断了气。
我站起身,对方便面道:“现在怎么办?不管他,还是去找郝恋表兄?”方便面看看脚边可怜的尸体,感叹道:“郝恋的任务毫无头绪,但是现在这个任务却很明显,而且这小兵虽然是个系统人物,但是知恩图报,我们......”“走吧,”我打断他道:“我们去找灵鹿。”我知道方便面这人虽然外表粗犷,但是因为自身家庭原因,更容易对弱小产生同情,此刻他是恻隐之心又起了。
反正是任务,我倒无所谓,于是当先向东方行去。
可是之后,我终于开始后悔了这次决定。在我们向东直走两个多小时以后,终于在广阔的草原上发现了正在低头吃草的灵鹿,看着他脖子上叮铃作响的叮当,结合小兵临死前口中呢喃的词汇,我知道这头梅花鹿肯定是我们此次的猎物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不得不让我感慨这被称为灵鹿的小鹿果真不负它名字中所谓的“灵”字。在我们几次出击未果后,它竟然打消了一味逃跑的念头,在决定自己的安全距离后,在远离我们的地方不断摇头晃脑,有时候甚至屁股对着我们,摇晃尾巴,低头吃草来。
本来在我们前几次追击中,是有机会将灵鹿截杀的,但是当时我用月镜阻挡灵鹿逃跑路线后,它慌不择路的向着另一边举剑守候的方便面跑去,事后用方便面的话说,灵鹿发现早已埋伏的危险后,眼中竟然闪现了泪花,说不出的惊恐,最后方便面这个家伙又生起了怜悯之心,舍不得将身前的灵物杀死,于是高举着冒着火光的长剑始终没有落下,放了它离去。
心底叹口气,婆婆妈妈的性格始终是方便面最大的缺陷。不过此刻,面对着眼前一边吃草,还不时回头甩甩脑袋的灵鹿,落入我眼里的是让人火大的奚落,这畜生,竟然小瞧我们!我从小在山林中长大,扑获铃鹿无数,虽然以前只是为了救助它们,可是如此被奚落还是头一次,好胜心起,我不由得咬牙切齿的对方便面说道:“不抓到这家伙,取了它鹿血我就没完了!”方便面虽然劝了我几句,但是见我心意已决,也只好随我而去了。
这一追就是现实中的三天,这三天中除了下线询问下孙宁浩的情况外,就是讨论如何扑捉灵鹿。那灵鹿也是聪明得很,我们下线后它也不离去,一直在我们下线的周边,它认定的安全范围中徘徊,意识到这情况,我是认定了这畜生对我们的奚落。不过这三天内,我也有所收获,在灵鹿的不断逃跑中,我开始仔细研究自己目前所具有的技能,如何才能发挥阻挡灵鹿逃跑的威力,后来一次无意而且急躁的实验中我发现,自己创造出来的月镜技能竟然被我一掌推了出去,或许,这能作为我拦截灵鹿的杀手锏。
果然,灵鹿马上就差点成为我的剑下之魂。在我们又一次靠近灵鹿后,这家伙认定了我们的攻击范围,好整以暇的面对着我们的慢慢前进。在终于与灵鹿间近在咫尺的时候,我突然发难,灵鹿如我所料,掉头跑去,机不可失,我左手一挥,一个月镜被我斜斜抛出,拦在了它的面前,灵鹿大惊,急忙掉头,然后果断的像我头领越过,虽然我右手及时举起的青锋剑成功划伤了灵鹿后腿,但是仍然不能阻止它的离去,我懊恼地向着身后的方便面吼道:“你怎么回事?不知道拦住他吗?!”看到我大发雷霆,方便面弱弱道:“雪枫,别这样,其实灵鹿也是无辜的。”我舒口气,说道:“唉,其实也不怨你,不过这灵鹿是完成任务的关键,而完成任务,也是我们玩游戏的关键,我们还是要追到它才行。”见到我平缓了情绪,方便面倒是乐得与我一起朝灵鹿逃跑的方向追去,虽然这一追又是一整天。
灵鹿受了惊吓,再也不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内。一天以后,我们来到一个大湖边,这湖水面极广,波涛不现,只偶尔因水鸟扑鱼泛出一些水花。在这里,我们终于重新见到了追寻多日的灵鹿。只不过此刻灵鹿,只不过灵鹿此刻正在遭受一群人的攻击,方便面道:“雪枫,现在怎么办?”我伸手阻止了他说话,道:“静观其变。”只见湖边空地上,一名枪客正对着灵鹿攻击,旁边一名手持法杖的木系道士不时施展出一些木蔓阻止灵鹿的逃跑,在这攻击灵鹿的两个玩家身旁,还站着两个意气风发的玩家,而在他们面前,还有一男一女,男的颓废在地,女的则是怒目而视。
见到这种情况,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同样醒悟过来的方便面怒道:“枫哥,这是抢怪呢!而且以多欺少,我们不能不管!”深知他性子的我知道,这小子虽然对小事上婆婆妈妈,不过对于路见不平的事情从来都不容得商量。我向他挥挥手,道:“管,肯定管,这事我也看不惯,何况他们的猎物还是我们的目标呢,不过对方人多势众,不可胡来,看我眼色行事。”当下向那一群人行去。
那意气风发的一群人也注意到了我们的靠近,为首的一个家伙当先警告道:“这两位兄弟,闲事可不是人人能管的,两位如果现在离开,就是我魔刀的兄弟,如果不离开,哼哼。”我伸出右手,挥一辉道:“诶,兄弟这话就错了,第一,我们本来就不是准备强出头的,第二,其实我们追了这灵鹿已经好几天了也算不得闲事,第三......”“第三怎么了?”那领头的魔刀丝毫不将我放在眼里,“第三......”我故作沉吟同时一边靠近魔刀,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形。
靠近之后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此所有人腰牌,因此分析着两边的实力,我左边一男一女两个玩家,男的是个木系刺客,正萎顿在地,对于我们的到来也只是稍微抬头看了一眼,有气无力的是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年轻女子女是个火系枪客,细胳膊细腿的,在我看来也不能对她的战斗力存有多大幻想,那么如果我与方便面插了这一手,能战斗的也就我们两个。反观对方,领头的是个金系剑客,黄灿灿的腰牌于剑形标记旁的九字说明了他的实力不凡,剩下靠他最近的一个土系剑士也有八级,剩下的两人在我粗一看来也都到了七级,不过这两人正与灵鹿战斗中,我将这两人剔除在危险范围之内,最多也只有那个一直阻拦灵鹿逃跑的道士能腾出手来与我们战斗了。
我慢慢靠近魔刀,口中说道:“第三,就是我们与你们之间,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话音未落,我突然一剑向魔刀刺出,魔刀等级随高,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我的青锋剑向他喉头逼近,倒是他身边一直对我有所防备的土系剑士横身挡住了我的攻击,这一剑直刺向他的胸口,但因为土系对防御加成的原因并没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心中暗道可惜,在我预想之中,是出其不意击杀这个领头的,那么剩下的局面就是二对二了,我目前虽然因为自身原因只停留在五级的阶段,但是方便面却因为前几天追杀魔兽的战争中身先士卒,早早的就升到了八级,因此如果能够首先消灭一人,接下来的状况也只是势均力敌,但是目前没有得手,我不得不启动预备计划,在土系剑士与魔刀之间丢出了一面月镜,然后回头叫道:“方便面,带女孩子先走,我随后就来!”可是方便面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一愣,并没反应过来,让我不由在心中大骂猪脑。倒是女孩在我的挤眉弄眼中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方便面手臂向远方逃去,其中还传来方便面的叫声:“雪枫!枫哥!”
我心中暗笑你倒终于肯叫我声哥了,我也死而无憾了。
可接下来的状况却让我大出所料,那魔刀大喝一声,吩咐正在攻击灵鹿的枪客与木系道士一同追击方便面与那陌生女子,剩下的叫给他们两个。看着失去了枪客攻击卧地舔着伤口的灵鹿,我不禁暗道晦气,这次可真是碰到了个狠辣的家伙。灵鹿是明显丧失了逃跑之力了,而一控制一攻击的道士与枪客明显将两个同时攻击型的方便面与陌生女子死死克制,击杀与否只是时间问题,而我与身后躺倒在地的刺客根本是魔刀的囊中之物,这家伙是要赶尽杀绝啊!
我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刺客,说道:“兄弟,我可是莫名其妙的陪你搭上了性命,可惜了我兄弟方便面,不能英雄救美了。”说完看着我前方一把拨开土系剑士的魔刀,缓缓闭上眼睛。在我眼睛刚要合拢的那一刹那,我眼角余光处突然现出一个身影,这身影直接撞向了魔刀。
接下来在魔道扭曲的神情中,我突然醒悟过来,连忙使出一个月镜将正要前来救护的土系剑士阻挡下来,然后对着受了重伤的魔刀补了一剑,这家伙眨了眨眼睛就软了下去。魔刀死了后,我与突然暴起的刺客合力将土系剑士击杀,土系剑士防御虽强,可是没有很好的攻击手段,在抵抗了好一阵后,终于倒了下去。
战斗结束,我看到远方正匆匆向我们跑来一群玩家,连忙招呼道:“嘿,兄弟,追兵来了,赶快逃!”哪知那家伙却道:“等会,这帮人都是为了这灵兽追杀我兄妹,可不能便宜他们了,来帮我杀了它。”我是千百个不愿意,怪物嘛,少了这一个还有千千万万,可是眼前的刺客一意孤行,已经不停的向半卧在地上的灵鹿攻击过去,算了,活该我今天倒霉,看着越来越近的那一帮玩家,我赶忙与刺客一起攻击灵鹿,希望在他们之前斩杀掉这个祸根。
可事情总是不如人意,那刺客看着眼前追来的玩家道:“算了,这灵鹿生命力太强,杀不了了,你赶紧逃吧,这事因为我跟我妹妹才发生的,我拦住他们,你去找你朋友,好好照顾我妹妹。”收起匕首,向远处的那群玩家走去。
得了,也只能这样,我最后砍出一剑,准备离去。接下来,我发现我这最后一剑劈在了原本就伤痕累累的灵鹿脖子上,而灵鹿的脖子则是被我这最后一剑划开,从中掉落一个黑凄凄的铁件,我一把抓过铁块,想想之前接受的任务,用手捧了点灵鹿脖颈上流落的血液,再不作停留,飞快逃去。
身后传来刺客的惨叫声以及一个气急败坏的怒吼:“小子,我记住你了!你杀了我兄弟,我刀剑门誓要列你为敌,让你无立足之地。”看来是惹上一个大麻烦了,不过我心中无惧,只是一个游戏嘛,我还怕你不成!当下速度不减绕了个圈,寻方便面而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幻世霸者TXT电子书下载
第六章 英雄显威 返回书页 第八章 李氏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