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灵女南昭>目录>

130:谁最想复活闻晔?

130:谁最想复活闻晔?

小说:灵女南昭作者:柳笑笑字数:5983更新时间:2018-11-05 08:40:32
吕东来不讲情面,问她:“你忘了欧阳家那么多人怎么死的?你知道她跑的这一天,又害了多少人?”

“她害死人确实该死,可她占的是如故的身子!”南昭也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挡在石棺前面,不准对方靠近。

“占着这副身子才更要除,等她跑了,拿这具身子去做恶,你再上哪儿找去?”

他说着,手指间的灵符已按捺不住,“你让不让?”

“不让!”南昭目色坚定,挺直的腰杆纹风不动。

吕东来耐心也给足了,挥手就朝这边将灵符扔过来。

南昭深知这灵符的厉害,立即引出灵花之力抵挡。

“晃晃晃——”漆黑的仙子山树林里,两道灵光不断碰撞起来,竟将周围照亮。

一旁的杜牛躲在吕东来的方向,劝道:“我说姑娘,他此刻都不是你夫君了,你还护着他做什么?”

“如故又未死,只是被上了身……”

既是被上身,那么沈如故还在那身体里,可能是‘死’了,才让未辩趁机上了身,她若不护着他的身体,吕东来杀未辩,沈如故也必死!

未辩是该死,可与此相比,沈如故的性命才最重要。南昭想劝说,吕东来的灵符却不断丢过来。

被她挡在身后未辩用着沈如故的身子,几分得意暗笑,又低头去看那具石棺,似乎对里面的东西十分向往。

“南昭!那鬼东西要借用沈如故的身子开棺!”吕东来呐喊了一声,直接飞身跃过南昭头顶,来到未辩面前。

“你休想!”他指一张灵符,飞过去时,这回对方有了准备,轻巧的跳上石棺上,蹲在上面,恼怒的看着他。

“南昭,你若再不解决这臭道士,我便将沈如故这具肉身烧了!”说完她咆哮了一声,石棺周围突然燃起绿色的火焰。

人间的火是黄色的,只有因鬼而生的火,才是绿色的,它不但能烧尽这世上万物,也能将亡魂烧成灰,所以并非所有鬼物都有这本事,必需得有很高的道行才行。

那些鬼火受鬼仙控制,南昭深知对方并非在吓她,生怕沈如故的身子烧没了,立即奔过来,阻止吕东来继续结符。

“南昭!他还无需你来担心,莫拦贫道!”

她也不懂这句话是何意,只当他一心想除未辩而说来骗她的,他一上前,她就追,两人打斗得厉害,不过南昭腿脚功夫始终是不敌他,最后还被他结出一张定身符,除了眼睛和嘴,其他的都无法动弹了!

“吕东来!”南昭大声喊道,那厮好不容易定住了她,哪能轻易放开他,转身就朝未辩去,再次结符。

若是其他小鬼小妖,遇见吕东来这种道士,早都避去千里之外了,未辩却并未露出惧怕之意,她可不是一般鬼物,她身上还有灵花之魄,之所以激将南昭出手,就是要看吕东来的真实实力。

“南仙山的灵符果然厉害,你这小儿也颇有灵性,可当年你师父也拿不住我,就凭你?”

吕东来一身道气,任由她如何挑衅,七张灭鬼符飞出去,未辩站在石棺上,双手交叠,驭出一股强大的黑色鬼气,筑起一道墙,灵符飞不进去,她就越发得意,“小道士,回去再练个百年,兴许你能有点作为!”

“灵祭一开,诸邪归来,这世界,又将是我们的天下!”

“想救世?去将你南仙山的祖师爷爷们全搬来,兴许……”

平日里,吕东来话特多,跟个孩子似的,可一旦面对真正的强敌,他俨然变了个人。

此刻他拔出长剑,指尖再次结符,不过这回他没有直接用灵符对付鬼仙,而是将它们融入自己的长剑之中。

那把本身威力就不小的长剑剑刃上,立刻印出灭鬼符咒,这招令未辩也吃了一惊。

“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随着灭鬼咒起,吕东来持剑飞身而出,势如破竹。

未辩那强大的鬼气就这般被灵剑劈开了,眼见就要被灵剑劈成两半,南昭从旁边跳上去,引灵花之力替她挡致命一击。

这电光火石间,吕东来看她蹿出来,火速收了几分力量。

两股灵光撞击在一起,吕东来不敌,身体被震下棺材,吐出一口鲜血。

“吕东来!”南昭心头抽紧,她本未想要伤他,只是不愿他杀沈如故,此刻看他受伤,立刻跳下去扶他。

吕东来似怪她碍事,抹了一把嘴唇的鲜血,欲要自己爬起来。

南昭发现他双脚在颤抖,便知他伤得不轻。

这时候,未辩幸灾乐祸的侧卧在石棺上对她讲:“这臭道士已受伤,你要杀他了如指掌!”

“你还想做什么?”南昭怒气转身。

未辩抬手撩起沈如故颈边的青丝,懒散随意的回答:“本仙为晔仙重生开路,自然要将这些威胁她重生的小蚂蚁一只一踩死——”她邪魅的轻笑道:“一个沈如故,一个吕东来,你选择留一个,剩下那个,必须得死!”

南昭双拳捏得关节响,骂道:“你何不该直接杀了我?”

“你?”未辩手撑着后脑,目光渐移,“你还得留着,你的命,生生世世皆是晔仙的,她要拿去时,自会拿!”

音落,她问:“想好了吗?”

吕东来撑着长剑,那细长的眸光嘲意流过,“你这般逼她,不就是想让她亲自动手?”

未辩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动机,露齿笑时,那原版属于沈如故的唇都变成了黑色。

“万灵之主的灵女,本就该被世人唾弃,如过街老鼠一般躲在阴暗里,她倒有几分本事,这一世又得你们这些人相助,吾等这心如何能舒坦,就让她亲手杀了你这南仙山的小道士,从此以后,黑暗不属于她,人间亦不属于她!”

听着未辩这一句句诛心的话,南昭背脊发凉。

这世间的恶毒千样百种,眼前这一种,要的不仅是她死无葬身之地,还要她生生世世都为妖星、煞物!

“南昭,听到了吗?”吕东来问她,声音已平静下来。

“听到了!”

鬼仙提醒:“既然听到,那便做下选择吧!”

林间的夜风吹着发丝在脸颊与颈处,她一直站在那,不答。

吕东来与沈如故之间,一定要做个选择的话,答案显而易见,他们都十分清楚。

但是,她却有别的话要说:“从道神算计我那天,我在师父的棺前磕头发誓,这辈子要自己来掌握这条命!”

未辩没想到,这小丫头此刻突然变了副面孔,竟还与她选择?她冷笑,倒要听听,是怎样的选择,“莫非,你不要沈如故的命了?”

“如故的命,是我最珍惜之物,我不让吕东来伤他,才出手救你,但不代表,我就要任你摆布!”她脱少女的所有稚气,面色老沉,:“若我不杀吕东来,你便要烧了如故的尸身,这以,那我也给你两个选择——让你乖乖从如故身体里出来,显然不太实际,所以你只要保持现状莫作妖,还可以借着如故的肉身有条退路,第二个选择就是你说烧了如故的肉身,你烧了他,自己也将从肉身里出来,那时,你毁他肉身,我便让这世间从此以后,再无那叫未辩的鬼仙,选吧?”

旁边的吕东来听完她这般话,忍不住笑了!

没想到这看起来蠢笨的丫头,几句话,就将被动的局面,变成了主动。

她在赌,用她最重要之物,来赌未辩最重要之物!

显而易见,还起了点作用。

未辩阴鸷眸色扫过她的脸颊,不肯服输的问:“你就那般有把握,能得杀了本仙?”

“光凭我一人之力,自然没有完全的把握,不过我有灵花,再加上吕东来那把加持了灭鬼符的宝剑,让你灰飞烟灭应足够了!”

未辩怎甘心被她占了上风?此刻,她有沈如故的肉身做保,毫不犹豫飞扑过来,要亲自杀了吕东来。

南昭见状,立刻挡在他身前,还记得最初见未辩乘阴风而来,她被那强大的鬼气震慑,浑身冷汗心颤颤,而如今,同样是那股鬼气,她却尽数抵挡。

可因了沈如故,这场斗法她不敢全力攻击,未辩却毫无顾及,南昭防守有些被动,在这样下去,很可能反被伤。

“南昭!有人来了!”

远处的树林里,火光浮动,似有不少人过来了!

未辩见状,无心再恋战,飞身就遁入了黑暗中。

南昭追上去,但黑暗里,已没了未辩的身影。

沈如故就这般被未辩带走了!

她心急如焚,那些人已到了这边,竟是最先进仙子林的司马封。

杜牛跌跌撞撞的过去拜见,也发现司马封带出来的百号人,几乎少了一半。

“南昭!”司马封手提着大刀,看似刚刚大战了一番。

一问之下才知,他们进入这林子,也撞见了一些骷髅兵,除了司马封那把宝刀,其他人的武器砍不死这东西,折了不少兄弟在骷髅兵手里。

好在骷髅兵的数量不多,他们一直在前面的林子里与骷髅兵周旋,却不知何因,那些骷髅兵突然全都倒下了!

“那些骷髅兵是道神运用法术,借用南昭的灵花之力所得,所以这个地方的某处,一定有一个法阵,骷髅兵突然倒下了,应是那法阵遭到了破坏!”

吕东来解释道,他受伤不轻,说话时,还捂着自己的腹部。

司马封听明白后,看这里又有一副棺材,忙说:“这是第三具石棺!”

早知这林子里埋着不止一副棺材,还不知还有多少埋在下面,现在这三具棺材,不能开,也不能扔在这,因为未辩与道神必定还会来。

所以司马封下令,让下面的人将这三副石棺抬回云州军大营。

那石棺重达千斤,需十人同抬,这些云州军兄弟,皆头脱了上衣,吆喝着将石棺往林子外抬。

南昭还站在最初打斗的地方,她没挪动步子,就好像这一走,沈如故就被她扔了一般。

司马封本让人将受伤的吕东来背回去,看到南昭还站在那不肯走,他几步走来,沉声说:“走吧,你在这儿,他也不可能自己走回来!”

南昭不看他,目光一直望着未辩逃走的方向。

对方见她这般执着,忍不住换了语气提醒道:“那鬼东西说你的性命是闻晔的,她不杀你,那你觉得,她会杀他吗?”

她听到这句话,眸波渐动。

前不久,养尸匠薛炼才来抓过沈如故一回,要活的。

鬼仙未辩是闻晔的首座走卒,又怎会将沈如故轻易杀之?

“这般说,在闻晔复活前,他……性命还能保住……”南昭本该松一口气的,但心中压的千斤重石却未移开分毫。

反而是吕东来听她这话,话里有话的问:“就连你都知,沈如故并非轻易能被鬼物上身的,今晚这遭,你就不觉得奇怪?”

南昭眸光带着几分不悦,“他灵魂和肉身都被抓去了,你还在这说什么风凉话?”

“就算是风凉话,你也该好好听着!”吕东来字字清楚的问她:“南昭,你仔细想想,他娶你以后,你身边就开始发生怪事,你师父死了,所有线索都与你有关,九重山里的骨吱,还有这仙子林里的骷髅兵,哪一个,不是借你之手行的恶事?道神躲在暗处算计你,为的是什么?是复活闻晔!你再好好想想,这世间,除了未辩那些鬼东西,什么人那般想复活闻晔?”

什么人,那般想复活闻晔?

南昭被这句话问住了,怔在那,一声不吭。

吕东来没给她喘息之机,继续道:“司马封给你那副古画看了吧?贫道这就给你个明白话,沈如故的前世与闻晔确实是夫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灵女南昭TXT电子书下载
129 返回书页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