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灵女南昭>目录>

069

069

小说:灵女南昭作者:柳笑笑字数:9359更新时间:2018-09-10 15:05:26
念婆从袖囊中取出一块叠好的锦帕递给她,南昭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凛冬已过,泰州梅山的梅也该谢了!

“梅山?”南昭抬头看念婆:“这是如故留给我的东西吗?”

“是的,大少爷说,此物对少夫人将有大帮助。”念婆说时,老眸已含泪花,“大少爷还说,若他有何不测,日后,老身便留在夫人身边佐助,就如曾经佐助他一样……”

南昭听得这一句,不禁泪如雨下。

若不等到这一刻,她根本不知,沈如故竟早为她打算这样多。

而她却什么都没为他做过,便失去了他,心中悔恨不已。

念婆见她如此伤心,摸出自己的手绢为她擦泪,安慰道:“少夫人要珍重身体啊,大少爷已不在了,老夫人、老爷年岁已高,沈家这上下可都指望着您呐!”

南昭哽咽着,眉眼也清亮了些。

自她嫁进沈家之后,一直就是个清闲之人,从不过问沈家之事。

都快忘了,沈家还有那样一大摊子事儿要管,而这些从前都是沈如故一个人亲力亲为的,她恐怕不及他一毫。

“爹和娘现在知道如故的事了吗?”南昭问。

念婆摇头,“他们的身体根本不能承受这样大打击的,所以我暂且瞒着。把原本定下的亲事推迟,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将目前的境地仔细讲了一遍,包括为何会留在泰安王府的原因,念婆也很能理解,只说:“有泰安王的帮助,自然是件好事,可却并非长久之计,少夫人你应该有所打算才是。”

南昭点头,这一件又一件的事不断压上来,她连为沈如故难过的时间都没有,唯有将对他的情感,转化为激励自己走下去的力量,使自己强大。

她深知,如今她再不是孤身一人,也不再是为自己一个人活着,她身后还有一个沈家,这曾是沈如故的所有,在沈如故不在以后,便也成了她的所有!

还有许多沈家的事务需要念婆去操持,念婆交代完毕之后,便回去了沈府。

入夜后,春夜微凉,一轮半月挂在夜空之中。

南昭坐在廊下,细细打量着沈如故留给她的这张锦帕,低声念着上面的话:“梅山的梅花该谢了……”

这到底是指的什么呢?

才将周鸢打发睡下的周仰轻步迈入院内,见她娥眉轻锁,便走近来问:“南昭,为何事烦恼?”

如今,她与周仰已是兄妹之意,发誓要互相扶持帮助,便没有那样多忌讳,她将那锦帕递过去:“如故给我留下这个,必是能为我解惑的重要之物,可我近来为事烦心,竟不能理解这到底代表什么。”

周仰接过去细看之后,出声说:“泰州的梅山离这儿就百余里,梅花虽谢了,不过山里的景色倒是不错,哪日得空,亲自去看看,也许能破解沈公子埋下的谜题?”

南昭点头。

周仰又说:“我已派人看着沈府和潮源那边了,你也不必太担心!”

“九哥帮我实在太多,而我却不能帮九哥做什么!”虽为兄妹,可毕竟不比周鸢那是血脉之亲,她总是希望能偿还些的。

对方听她这般说,却不太开心,“你呀,又是与九哥客气起来。”

南昭解释道:“不是客气,是九哥明明也身陷困顿,却事事都在帮我。”

“你既知九哥也有烦心事,便更要为自己好,只有你变好了,才可以为九哥解决问题,不是吗?”

“嗯。”她点头,看天色不早了,她还要去练剑,便先行告辞。

次日天才刚亮,南昭正在房中翻阅《庄视秘录》,被婢女的敲门声打断思路。

这时辰还早,婢女通常不会这么早来的,南昭打开门发现与婢女一起的还有另外个人。

“念婆,发生了何事吗?”

“少夫人,出事了!”念婆神情凝重的说。

南昭心头一紧,“终于还是来了!”

这边,她临危不乱的问:“发生什么事儿?”

念婆虽年纪大了,但身上自有一股一般婆婆姑子没有的利落,她口齿清晰的说:“潮源和府上其他的杂事,裴掌柜与老身都能处理妥当,但昨晚潮源的仓库那边,出了件祸事,还出人命了,所以不得不来请你。”

南昭听到出了人命,就已站不住了,急问:“到底怎么回事?念婆?”

对方便细细道来:“昨夜里进仓的一批曹州酿不知怎地,点货的工人打开酒箱发现里面全是毒蛇,当场就咬伤了五人,昨夜里已死了四个,还有一个现在虽还在,不过找不到毒源,恐怕也扛不了多久了!”

听完之后,她很是困惑,“这装酒的箱子内,怎会有毒蛇?”

念婆回答道:“潮源商队里走的货物,无论是吃的的,还是身上用的,入库过港都必定有严格的清点,所以那些毒蛇就这般出现,实在诡异,引起了不少恐慌,工人们都在传……”

看出念婆似乎是顾忌她才没说下去,她无妨的问:“工人们在传什么?”

“都是些道听途说的话,不必去理会!”

南昭也不再问了,差不多也知道是些什么话,无非,都是骂她的。

“您稍等片刻。”光听念婆讲,她也不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当即就进屋拿了辟邪宝剑。

出来后,她领着念婆往外走,恰遇泰安王与寻龙迈步进院。

“九哥你来得正好——”南昭一看见他,立即上前去告知道:“潮源出了祸事,我正要赶过去处理。”

其实,周仰也听见消息了,刚才得知沈家的念婆过来找南昭,便知会了三婆立刻赶过来,“此事事出蹊跷,九哥与你同去!”

“我也要去!”一道清亮的女声紧跟着从院外传来,南昭都未看见人,便知道是十四公主周鸢。

“阿鸢,这不是游山玩水,你乖乖待在府上!”周仰也没想到这小祖宗竟时时盯着这边的动向。

周鸢拍拍自己的胸脯,颇有自信的强调:“谁说是去游山玩水了?本公主也听闻此事特别蹊跷,所以想去帮忙!”

周仰态度不变,商量的语气说:“平时什么时候都可以由着你,这会儿你就别给南昭添乱了!”

“添乱?”周鸢那双大眼睛眨了眨,很快就泛起泪花说:“九哥,是你昨夜与阿鸢说,南昭比我年长几日,我要将她当作姐姐看,那姐姐有难,我这个做妹妹的还不能去帮忙了?九哥,你原来都说来骗我的……”

“哎,罢了!”周仰看南昭心急,不想因周鸢耽误了世间,就答应让她跟着,但有约法三章,不能乱跑、不能乱碰东西、不能捣乱!

十四公主虽任性,却对这位九哥的话言听计从的,约法三章她都通通答应下来。

这般,一行人才出来王府,匆匆赶往事发地,潮源位于泰州港西镇的仓库。

潮源商行在泰州有三个仓库,这个仓库最大,昨夜闹出事儿以后,潮源的工人全不敢靠近,裴叔叫了几个不怕蛇的在外面守着。

见南昭带着一行人赶过来,裴叔自然还没忘前几次与这位少夫人打交道的过程,心里自是不服气的。

不过作为沈家的第一大掌柜,他自是忠心耿耿,从无二心,前日已与念婆也碰了头,差不多知道大少爷是出事了,沈家上面两个老的身体常年欠安,根本指望不上,这个少夫人……裴叔又仔细打量了南昭一番,只怕就是她把沈家给害成这番境地的吧!

南昭知道裴叔不喜欢自己,但她还是和气的走过去尊敬的喊了一声:“裴叔!”

裴叔收回目光,对旁边的周仰说:“王爷怎么百忙之中到这来了?这不怎么清净,可别有何闪失,我们潮源实在担不起啊!”

“无妨。”周仰谦谦之态回答,并无一丝王爷的价值。

念婆说:“裴叔,被蛇咬的工人情况怎么样了?泰安王请来了三婆,她医术高明,定能救命!”

人命关天,裴叔也不敢多耽误,赶紧带他们到旁边工人居住的地方,过去有一小段路,他便给大家介绍道:“走的那四个都是潮源的长工,剩下这个也在我们这干了三年了,名叫蔡家龙,他媳妇正怀着身孕,人在里面照顾呢。因为他蛇咬的伤并不深,大夫说毒性不强,暂时已控制住了毒性蔓延,却无法清除那蛇毒——”

说话间,他们进到工人居住的地方,地方有些脏乱,没开工的工人都围在外面议论。

有人说:“那些酒箱子全是用钉子封好的,木头做的,缝隙只有小指母大,那些手腕大的毒蛇,又是怎样钻进去的?”

有人总结:“这事儿邪乎啊!”

“还不得怪潮源那姓南的少夫人,自从她进了这沈家门,就没一件好事,大少爷自从旧疾复发,后来就没见过人,我听说呀,大少爷好像被这个少夫人克死了!”

他们围拥在一块说话,并未发现走进来的南昭等人,裴叔也没特意提醒,仿佛是故意要让南昭听见似的。

是念婆严声打断了他们的话:“你们都没工活吗?东家的事儿也是你们能嚼的舌根子?”

念婆从前也没少过来这边,这些工人也认得她,全都闭了嘴,再看南昭走在最前面,大家都跟见了鬼似的散开了!

“王爷,这边请。”裴叔在前面带路。

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周鸢可不闲事儿大,她凑上来,直接问南昭道:“你——当真把自己丈夫都给克死啦?”

南昭被她问她面上一僵,心情复杂的埋下了头去。

其他事,她都能泰然处之,唯独有这一件,令她心生悔恨。

从小她就被人骂煞物,她自是不肯认这命的。

可沈如故却也是为了救她,才落得这般下场,所以,她确实是煞物,这些人怕她,都是应该的。

“阿鸢!”周仰愠色出声。

这位公主一副无所谓之态回答:“我就问问嘛,要是她真把自己丈夫都克死了,九哥!你可得离她远些!听到没?”

“你住嘴!”周仰这回真动了气。

周鸢委屈的嘟着嘴巴,埋怨道:“九哥从前从未对阿鸢这般凶过!”

南昭也不愿在这些琐碎之事中耽误时间,这边就对三婆说:“我们先过去看被蛇咬商的工人吧!”

三婆点头,与南昭先行过了去。

这是一间普通的青钻瓦房,一踏进去,就见一挺着大肚子的女子坐在床前抹泪。

“家龙媳妇,少夫人给你家家龙请了一位医术高超的大夫来了!”

孕妇站起来,也顾不上少夫人是哪位,赶紧走到一边让人过去诊治。

三婆过去看了躺在床上的工人,神情有些凝重。

完毕之后,南昭靠近去小声问:“三婆,如何?”

“若是毒蛇咬了,按说抓住咬伤他的蛇,配置解药便可以痊愈!”

南昭心头松了一口气,“那我这就命人去抓蛇,实在不行,我亲自去抓也行!”

她在山上长大的,这些蛇蚁爬虫她并不陌生。

三婆却摇头说:“可问题是,这蛇恐怕不一般!”

能一下子就咬死四个人,这蛇当然不一般。

不过南昭听出三婆嘴里说的这个不一般,另有所指,她继而问道:“三婆发现了什么?”

三婆将她拉进去,用手指着蔡家龙被咬的手臂处:“南昭,你且仔细看看,那可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裴叔也在旁边听着,他虚着眼睛盯着那伤口看了片刻,接过话来说:“被毒蛇咬的发黑,不是实属正常吗?”

南昭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也立刻明白三婆指的是什么了!

她在这方面没有经验,怕引起恐慌,她凑近了小声问道:“三婆,那些毒蛇是被人动过手脚了吧?”

三婆点头,“是与不是,你且去捉两条来,以你目前的道行,看出名堂来应该不难!”

“行,三婆您在此帮南昭看着这位工友,我去去就回!”南昭行事也利索,还好她是直接穿着练功的衣服出来了,行动十分方便。

不久,周仰便见南昭从屋里出来,走上来问:“如何?”

“三婆怀疑那些毒蛇被人动了手脚,要救那名工人,得搞清楚那些蛇的来历,我这就去捉蛇!”她撩起袖子,一丝怕意都没有。

周仰听后,脸色却变了,提出异议道:“捉蛇这种事,何需你亲自去做?我这就命寻龙他们去捉!”

南昭摇头,放低了声音说:“这些蛇,怕是被人动了手脚,不是普通毒蛇,他们进去仓房那边我不放心,所有,我亲自去比较好!”

说完,她就没得商量的朝事发的仓库去了!

三婆看周仰太过担心,在边上劝道:“王爷,南姑娘已不是当日那个青云山上的小女孩了,你不必多虑,也是时候让她独当一面了!”

周仰听此,也觉得有理,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带上人跟过去,以防万一。

因为仓库闹了蛇灾,一下子死了四个人,那边没人敢进去。

大家听说沈家少夫人要亲自进去,全都围了过来,小声议论着:“她当真要进去捉蛇?”

“一个女娃娃家,捉什么蛇啊!”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南昭无视了他们的话,就这般背着剑,独自朝里面走去。

这仓库外面也堆满了货箱,她走到几口杂乱的箱子前停下,初步从现场凌乱的状况可以推测出当时的情况。

那些工人将酒箱搬到这里后,开箱查货,结果里面的货全变成了毒蛇,几名工人措手不及,被毒蛇咬伤,被后来赶到的工友抬出去,蔡家龙是在救工友的时候,手臂被蛇咬伤的。

可是,为何她面前除了不少打碎的酒坛外,一条蛇的踪影都没瞧见。

顾虑蛇全都藏起来了,南昭特意仔细查看了一遍,最后确定这仓库里没有蛇。

她一脸困惑的从仓库里走出来,外面等着的众人看她安然无恙的走出来,顿时松了口气。

周仰第一个上来问:“南昭,你没捉到蛇吗?”

南昭摇头,“九哥,仓库里面根本没有毒蛇!”

“怎么可能!”裴叔表示不信。

她好语气的转身,给裴叔重复了一遍:“我把里面都检查过了,没有毒蛇!”

对方一脸不信的强调:“不可能,昨晚我也进去了,那里面起码有上百条毒蛇,五颜六色的,这才多少个时辰啊,就算跑了些,也不可能一条都没有!”

“真的没有,裴叔,不信,你可以与我一道进去看看!”

裴叔回答:“去就去!”

“我也去!我也去!”周鸢探出身子来。

周仰也打算亲自去看看究竟,把皇妹留在外面又担心她造出其他事儿来,所以就没有拒绝,就带着寻龙几个一起进去。

裴叔走在最前面,刚踏入仓库,就吓得腿哆嗦的往后面退,嘴里呐喊着:“毒蛇!毒蛇!”

南昭见裴叔这般惶恐,唯怕他摔着自己,赶紧扶住他问道:“裴叔,哪儿有蛇啊?”

“啊!九哥!蛇!好多蛇!”身后又传来周鸢的尖叫声,南昭回头看去,周鸢已吓得躲到泰安王的背后了!

而寻龙寻虎几个,则已拔出长剑,将他们主子护在了中间。

南昭感觉这事儿太悬乎,立刻问:“寻龙,你们也看见蛇了吗?”

“这儿全都是蛇!!”寻龙回答完,剑还在半空着挥着,仿佛那边有什么东西正在挑衅他似的。

“九哥,你呢?你也看到蛇了吗?”他看周仰是这些人中,神情最淡定的,所以才特别问道。

周仰摇头,“我看不见!”

“除了你和我,他们所有人都能看见这有毒蛇,且还不止一条……”南昭疑惑起来,猜测道:“难道——是因为你身上有灵花之印的缘故吗?”

话才刚说完,寻虎突然动作颇大握着剑柄挥舞起来,寻龙紧跟着也跳起来,喊道:“小心!”

虽看不到他们眼中的蛇,但二人可以从他们的动作上判断,似乎是有蛇缠上来,寻龙挥剑乱砍着,形式不容乐观!

“啊!缠上来了!”寻凤一声呐喊,竟丢了剑徒手抓住脚踝上一个什么东西,用力往外拉扯,但因为那东西力气很大,无论他怎么扯,都未成功,还将自己的脸给震得通红。

一时之间,周围乱成一团,南昭不知何因,更不知要如何解决,十四公主的哭声更是哭得她心慌意乱,根本无法思考。

这时,她又想起那个人来。

若他还在,必定能一眼看清此祸事的根源!

可是,他终究不在了……

“寻龙!”寻凤已经使不出力气了,只得朝旁边的寻龙求救。

寻龙站在边缘,他看到无数毒蛇正在往他们这边爬过来,唯恐伤到他家主子和公主,正挥着刀不停的砍,根本没有退步的余地。

周仰也看出形势严峻,他虽什么都看不见,也拔出长剑来对着寻凤脚踝周围一阵乱砍!

寻凤终于解除了危机,正要松一口气,旁边却传来周鸢的尖叫声。

“啊——”

几人回头看去,周鸢已被一条三角头的蛇咬了一口。

“九哥!”

“阿鸢!”周仰的面色巨变,快速走过去,周鸢脸色已经变了,身体也往下滑去。

周仰将她抱起来,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阿鸢!”

“九哥……我使不上力气!”

于此同时,寻龙他们还在不断的砍杀那些不停缠上来的毒蛇,形势危急。

周仰知道这是要出人命的,他对几人说:“我们必须马上出去!”

寻龙何尝不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大声提醒:“主子,这些蛇将出去的路都堵住了,根本出不去!”

裴舒发现南昭周仰身边没什么蛇,他紧紧的贴在周仰身边,双脚打颤的说:“必须得快点出去啊,这些蛇越来越多了!”

“九哥,我头晕……”周鸢意识模糊的说。

周仰慌忙嘱咐她:“阿鸢,睁开眼看着九哥!别睡着,九哥马上带你出去找三婆……”

出去?到处都是蛇,他还看不见,怎么出去?

最疼爱的十四妹被毒蛇咬了,周仰并非第一次感到无力,他目光求助的看向另一个人!

“南昭!!”

南昭正毫无头绪,看周鸢状况不好,深知再不寻出一条路来她必死无疑。

当即,她目光一聚,她张开戴着紫珠的右手,沉声念道:“吾以此力,辟邪挡灾,魔障之中,自有安来——邪祟退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灵女南昭TXT电子书下载
068 返回书页 070:俗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