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灵女南昭>目录>

046

046

小说:灵女南昭作者:柳笑笑字数:9629更新时间:2018-09-10 15:05:13
一刹那间,她看到柳叶叶的脸变得又粗又糙,嘴上竟长出了大胡子。

她丝毫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重力击打下,她立刻就晕了过去。

见她一晕,从破庙的旁边相继走出其他四人,他们全都靠过来,看南昭没意识了,才松了口气说:“这丫头还挺能耗,腿都给老子蹲麻了!”

这时,地上伪装成柳叶叶的男人也站了起来,他急忙吩咐道:“快把那东西拿出来,带在她右手上,别又像上次那样,要死人的!”

另一人立刻从衣服里掏出一串紫色的珠子来,重重叠叠缠在南昭右手上,缠完之后,还有点儿不太放心,就问:“老大,这东西真管用吗?上回我们可被这臭丫头害死了四个兄弟啊!”

“雇主说,这丫头手心的怪纹会招惹无数恶鬼,上回在青州河边上的东西就是这怪纹引来的,而这串珠子是雇主那得来的法器,只要带在她右手上,便可以隐藏她的怪纹,所以今晚不会有东西找到这里了!”大胡子有意说得肯定,这让其他几人听了,才把心放了上来。

看看外面的天色,大胡子顾略的说:“这儿离青州城太近,往东到李子坡我们再歇脚!”

说完便立刻去收拾东西,让手下用绳子将南昭的手脚绑起来,扛到马车上去。

离开时,他们还毁掉了破庙里南昭出现过的痕迹,以不被来寻的人发现踪迹。

大胡子口中的李子坡,离青州城有三百余里,他们马不停蹄的连夜赶路,见一整晚都没有怪事发生,最终肯定,雇主给的那串珠子确实有用。

南昭在颠簸的马车中醒过来,见四肢被捆绑,才头晕眼花的想起昏迷前的事,柳叶叶被绑,她寻着痕迹追到破庙,却被伪装成柳叶叶的人突袭。

不过,那一瞬间太快,她并没看得太清楚,等到了李子坡,她才终于看清楚绑她的人,正是上次跟风恕有过交易的那一伙。

经历了生死好几回,如今,南昭已不再像上次那么惊乱哭求了,她十分清楚,雇他们来的人,势必不会罢休,便讽刺道:“上次损兵折将,你们又卷土重来,这钱财真是能令人神鬼不惧!”

不提起上次的事还好,一提到,大胡子就两眼生出杀气:“要不是你值钱,老子现在就宰了你,给我兄弟报仇!”

南昭却根本不怕,还提醒对方:“那你就不怕上次的事,再来一次,你的兄弟够死吗?”

大胡子早有准备的回答:“看到你手上的珠子了吗,有了这个,那些东西就不会被你手上的东西引来了!”

南昭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腕上缠着的姿色珠子,略微一看没什么特别,但仔细一看,会发现上面散着一道淡淡的紫光,想来是一件法器。

这法器果真有这么厉害,能让那些鬼发现不了手心的灵花之力吗?

如果是,对她来说,无疑是件救命的宝贝了!

这东西,竟是大胡子的雇主给他的,那证明,那位雇主也是懂点儿什么的。

南昭看这周围十分荒凉,连户人家都没有,想必离青州很远了!

她没看到柳叶叶也在这其中,便好奇问道:“那个最先被你们绑的柳叶叶呢?”

“你还是先顾着自己吧!”

大胡子说完,就扛着她下到石子路上,转过弯,便见到前面有间客栈,上下有三楼,还不小。

只不过这间客栈有点奇怪,竟开在这样偏僻的地方。

不多久,大胡子便扛着她进了客栈,大门一打开,里面坐着的客人不少,整个大厅里乌烟瘴气,嘈杂十分。

有人在喝酒,有人在赌博,还有人正围坐在老板娘身边打情骂俏。

而大胡子一行人开门进来时,各异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这间客栈的老板娘是一个年过三十,正值风韵的女子,人称李二娘,她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背上,虽已开春,但外面天气还很凉,她就已单薄的红色布裙视人,不止如此,这条红裙还特意开叉,露出那条白白的大腿,来往这客栈的人,无不对着她那条腿垂涎。

此刻,她也认出来新来的人是谁,变套近乎的问:“胡老大,这又是去拐的哪家的小娘子啊?”

胡老大没立即回答,进了大厅,找着一个空桌,将南昭往地上一扔,“格老子的,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赶紧给老子来几壶李子春,给兄弟们压压惊!”

“好勒,上李子春!”老板娘拍拍手,就有一个腰间撇刀的男人端着几壶酒上来。

南昭看着这间客栈里的人,各个装扮都怪里怪气,凶神恶煞,便知,这不是一间普通的客栈,难怪,修在这样偏僻的地方。

当她看这些人时,这些人也看她,仿佛她就是一道美味的佳肴,恨不得马上啃个精光。

李二娘听了吩咐,亲自去拿了酒端过来,不过放下酒,她并没有走,打量着南昭的脸蛋兴奋的说:“这小娘子生得好生灵秀,瞧瞧这双大眼,跟珍珠似的!”

这女人笑时露出一口白牙,看得人直觉瘆,不仅如此,南昭还发现,这女人身上有股黑气,走到哪儿黑气都跟着。

南昭不知状况,只下意识的去看周围其他人,原来不止这李二娘身上有,刚才那个腰间撇刀的小二身上也有这样一道黑气。

想她也见过不少鬼了,从不曾在鬼灵身上,见到这种黑气,那这些活人身上的,又是什么东西。

这时大胡子喝了一大口酒,回头告诫老板娘说:“别惦记这小娘子了,她可是老子发财的宝贝,吃不得!”

南昭心头一惊,吃???

这老板娘吃人肉?

难怪这家客栈被这股黑气笼罩着,原来是这里被害了许多人,枉死之人的怨气不散,而那些常吃人肉的人身上,便紧随着这道来自死人的气息。

按理说,普通人是经不住这死人气息围绕的,可这种吃人肉的人,她们身上满是煞气,连鬼都不敢近身。

而这种气息,旁人是看不见的,南昭因封印破了,这双天生的灵眼便能看见。

不看见什么都不知道,看见了,便心知自己是与一群吃人肉的恶徒共处一室,心中直打鼓,身上还起了一身的鸡皮。

“发财的宝贝?”老板娘并没有离开,她转而风骚的坐到大胡子腿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南昭说:“能有多值钱?”

大胡子有些忌讳这个,来这间客栈的,皆是江湖里吃黑饭的穷凶恶极之人,虽黑道有黑道的规矩,难免不会遇上那种半路截货的,他腰间掏出一袋银子扔给李二娘,“我们要在这住一晚!再做点靠牛肉上来!”

说完,还特意嘱咐:“别来大肉!”

李二娘悻悻道:“这世上最香的就是大肉了,你嫌弃,老娘还不给你吃呢!”

说完,拿了钱袋,便笑呵呵的下去帮他们安排牛肉。

不久,店小二就端上来一盘肉上来,大胡子先是拿了一块递到南昭嘴边,南昭轻轻嗅了一口,眉头紧皱,这肉有问题,便将脸转到一边,不吃。

大胡子觉得稀奇,“哟呵,一天没吃东西,你想饿死吗?”

南昭饿得都快没力气了,当然不会跟自己过不起,她强调:“这不是牛肉,不是牛肉!”

大胡子一听,拿到鼻子一嗅,这烤的味道很浓,不仔细看,是分辨不出来的,这丫头几乎都没看,就确定是人肉?

不过他知道,这丫头不是一般人,当即就发火道:“李二娘,老子说了不要大肉!别人就就算了,竟拿大肉充牛肉坑老子!”

李二娘一脸挂着不耐烦的笑容走出来,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肉,责怪道:“大嘴!拿错了,大胡子哥要的是牛肉!”

他们这才将那盘人肉搁到一边,换了一盘烤牛肉上来。

但是南昭却再也吃不下了,她沉默的坐在角落里,看大胡子和他的手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心里想着,都这样久了,就算青果未回去通报,沈如故见她不回去,早该知道出事了,此刻会否已在来救她的路上了?

若他不来,这些人要将她带到哪儿去?

大胡子的雇主到底是谁,抓她来做什么,难道也要像当初八大观的高道们一样,断她筋骨,再砍下她右手摘花占为己有吗?

反正无论哪样,她都留不得一件全尸,而她什么也做不了,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沈如故身上!

想时,有些难过,但一转眼,她看到这群乌烟瘴气的人中间,站了一个女人,那个人约莫三十来岁,身上穿着粗布衣服,很伤心的哭着,而周围的人似乎都看不到她。

南昭立刻意识到,这女人不是人!!

现在外面天黑了,外面那些孤魂野鬼也该寻着她的灵花来了!

可大胡子来时不才说过,她只要戴上手上的那串珠子,是引不来那些脏东西的吗?

是不管用吗?还是其他什么?

此刻那个女鬼越哭越伤心,最开始眼里流的是泪,没多久,泪变成了血,沿着她的脸流满全身,南昭亲眼见到这一幕,被吓得浑身不敢动。

女鬼更是哭着朝她走来,南昭想躲却没地方躲,她大喊道:“别过来!别过来!”

大厅里的人都被她的声音惊住了,所有人看过来,只见她被绑在那边,发狂的挣扎着,脸都震红了!

大胡子以为她在故意装疯卖傻,没忍住,站起来踢了她一脚,警告道:“别出什么幺蛾子,你跑不了的!”

南昭哪里在意他,她看见那女鬼离自己越来越近,她也不挣扎了,只惊恐的望着女鬼。

鬼的哭声与人的哭声不同,那是发自灵魂的悲嚎声,似乎能穿透人的身体,让人也能感受到来自死亡的恐惧。

“救救我的孩子——”女鬼对着她讲。

女鬼说话了!

她还是头一回,听到那追来的鬼魅说的话,不是要吃掉她,而是让她救它的孩子!

南昭愣了,她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女鬼,见她带满鲜血的手朝自己伸来,她想躲开,可是后面是墙,躲不了了,只得眼睁睁看那双鬼手,盖在了她的额头上。

突然,一阵刺骨的风贯穿了她的身体,接着,她眼前的画面变了!

没有那充满鱼龙混杂的客栈,吃人肉的老板娘和小二,这里一间简陋的民房中,女人正在打扫灶台,她的孩子在不远处玩耍,本来很平常的一幕,突然被一阵巨大的敲门声打断了!

妇人慌慌张张去开门,便见几个勾肩搭背的男人一身酒气的进来。

“臭婆娘!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其中一个一进来,不由分说将女人踢在地上。

“娘!”孩子见状,快跑过来抱住他母亲。

男人酒意上头,竟不罢休,对着孩子和他母亲一阵爆踢,随后便和其他两个男人进到屋里继续喝酒。

最后,男人彻底喝趴下了,却见其中一个人站起来,从衣服里抽出一把刀,对着男人的脖子划了一刀,鲜血长流。

眼看着丈夫这般死了,女人抱着孩子靠在墙角瑟瑟发抖。

那拿刀的男人接着走过来,将孩子从女人怀里拽出来,扔到一旁。

孩子为保护女人,又重新爬起来,无奈力气太小,只能用幼小的拳头击打其中一个男人的身体。

男人嫌他碍事,一拳挥过去,孩子便晕死过去。

而女人则被男人压在地上,撕烂了衣服,两双肮脏的大手在她身上抚摸,揉捏,她拼命反抗,等待她的,却是拳打脚踢。

就这样,女子满脸都是血,眼睛都肿了,再无力气反抗,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承受着两个男人在她身上的侮辱。

后来,女子和她的孩子连带那个死掉的酒鬼丈夫,被装在一辆拉畜生的马车里,送到了这间李子坡客栈!

这时,画面一变,南昭看到,李二娘手持一把杀猪刀朝自己走来,她求她:“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

李二娘一脸麻木,她手晃着那把杀猪刀冷冷说:“老娘花了半两银子买的,马上就要下锅了,放过你?吃什么?”

南昭只觉自己就变成了这悲惨的母亲,她惶恐的哭求道:“那求求你放过我儿子,你们要吃吃我,我儿子还小,他还小啊!”

李二娘却说:“童子肉最是香嫩,老娘还等着用他招待贵客呢!”

说完,她便走过来,手臂一挥,杀猪刀砍落下来,一刀又一刀,每一刀都像砍在南昭身上,南昭能清楚的感觉到刀刃割开皮肉的痛!

这痛苦持续了一段时间,南昭满身冒着冷汗,抽搐的样子,将客栈大厅里这些亡命徒都吓了一跳。

特别是大胡子,他看到南昭这模样,生怕她死在这儿,这样一具尸体,如何去换钱?

“大胡子,你这赚钱的宝贝莫不是身上有啥怪病?瞧都抽成啥样了!”李二娘幸灾乐祸的过来说。

南昭清醒了一些,眼前的事物也清楚了,她已发现,刚才之所以看到那些画面,是死去的女鬼将怨气加注在她身上,也许是因为自己拥有灵花的原因,南昭仿佛亲自经历了一遍死前的痛苦,所以当看到李二娘那张脸时,她脑海里全是这恶妇拿着杀猪刀,一刀又一刀削肉断骨的狰狞模样。

这周围还围着其他人,他们都是好奇这女娃身上到底有什么病,竟这般可怕。

却是与大胡子来的一个手下,小名老五的有些后怕的问:“老大,她该不会又引来了什么怪东西吧?”

瞧老五怕成这样,李二娘不免取笑道:“啥怪东西你吓成孙子样?”

老五是亲眼见过那东西的厉害的,他压低了声音说了个字:“鬼——”

“哈哈哈?鬼???”那个撇刀的大嘴叫嚣道:“这世间要是真有鬼,老子杀了那么多人,怎么不见他们化成恶鬼来寻仇?”

这儿都是黑道上走的人,谁身上没几条人命?

这种人都有一个相同之处,他们心中无鬼神,从无敬畏之心,才会如此心狠手辣。

对于人命,更看得与那些牲口一样,杀一个是一个,再多杀几个,不过是数量问题。

南昭瞧着这一张张笑着的恶人脸,突然想起那日婉儿的鬼魂对她说的那声:谢谢你!

曾经在青云山当了道姑十多年,她曾信奉的道义是斩妖除魔,可不知在何时起,这种信仰已在她生命中崩塌。

若她能将手心灵花之力借给那苦命的母亲,还有那些惨死在这些恶徒手中的亡魂,那该多好啊?

那样,他们便可以让这些作恶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现在,她能做什么呢?

南昭张开手心,看到那上面的灵花发出淡淡的光芒,她喃语自问:“我无法选择出生,而你却选择了我,三婆说,每一种存在都有原因,那你选择我的原因,又是什么?”

这时,李二娘看到她对着自己的手说话,模糊看到她手心上有什么东西,就怪调问:“丫头,你在那嘀咕什么?神神叨叨的!”

南昭埋着头,未说话,只是将手掌轻轻握住。

李二娘着实觉得这丫头有点意思,转头问大胡子:“这丫头你从哪儿绑的,要送到何处去?”

“你还是莫要问了,也不要打她的主意!”大胡子有些不耐烦。

李二娘顿觉无趣,正要转身离开,一道女子声音从背后传来,问她:“那个孩子呢?”

大家都没听过南昭的声音,此刻,在这一群大老粗里面,那清亮如铃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使得众人都停止了喧哗,一双双眼睛,全都齐齐射到了南昭身上。

李二娘闻声转身,看南昭还埋着头被绑在地上,乱糟糟的头发挡住了她大半个脸,只有模糊的轮廓可以看清,她狐疑问:“你说什么?”

南昭缓缓抬起头来,那张白净的小脸上,透着一股怨气,重复问了一遍:“你用杀猪刀杀了他的母亲,孩子还活着!”

此话一出口,旁的人都未觉有什么,只有李二娘脸色大变质问:“你怎么知道那孩子还活着?”

南昭目光未移,盯着她回答:“那个被你杀掉的女人告诉我的!”

“说谎!”李二娘声音提高,似乎有点生气,“那女人都被剁成了肉块,怎么告诉你?”

南昭那充满怨念的脸上,突然拉扯出一个邪魅的笑容,“她此刻就站在你身后,等你以命偿命——”

李二娘像真被她吓到了,她大腿了一步,故作无事的骂道:“臭丫头,你信不信老娘也送你去死?”

大胡子表情一变,“李二娘!”

李二娘终究只是说说而已,瞧大胡子生了气,才闭口坐到一边。

南昭目光扫过客栈大厅的众人,最后落在其中两个男人身上。

她认出便是这二人杀了找她求救的女人丈夫,将他们连人带尸才半两银子卖给了李二娘。

半两……不够一头买牛的钱,三条人命,就这样被他们卖了!

而与李二娘一样,此二人身上也有那道黑气,想必做这种买卖并非一两桩了,早已血债累累。

不久,大胡子将南昭扛着上楼,扔在房间里锁起来。

只剩下一个人后,这个房间里却不止南昭一个人,那个女鬼一直在她身边哭。

“救救我的孩子——”

南昭虽并不像初见鬼时的害怕,但她被这哭声折磨得够呛,忍不住回答:“不是我不愿去救你的孩子,你也看到了,我都自身难保!”

女鬼飘在她跟前,想帮她解开捆绑在身上的绳子,但是却碰不到那根已不属于它世界的绳子。

女鬼哀怨的说:“我可以摸到你……却摸不到别人,这儿只有你能看见我……”

她也发现了,女鬼是可以摸到她的,只是女鬼的手指很冷,像水一样,并不真切。

想必,是因为她手心的灵花吧,南昭不去琢磨这个问题,她挪动身体到桌脚那里,反复摩擦手上的绳子,磨了大概半个时辰,绳子终于断了,她站起来准备逃出去。

但门却从外面锁着了,也正是此时,门外来了人。

南昭以为是大胡子回来了,她快速回到刚才的地方坐下,胡乱用绳子绑在手臂上做样子。

接着,门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大胡子和他的任何一个手下,正是那个将女鬼卖给李二娘的两人,南昭一看见他们,着实吓了一大跳,竟从地上跳了起来。

两人发现她早已挣开绳子,便立即过来,将她摁在地上,怕她发出声惊动楼下喝酒的大胡子,他们用手捂住南昭的嘴巴,开始像对女鬼生前时一样,撕扯她的衣服,脏手在她身上乱摸。

无论南昭如何挣扎,却被他们上下其手摁得死死的,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在青云观里,被八大观的人绑在木架上。

她无力反抗,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黑暗,黑暗里只有痛苦!

好希望,那个讨厌的沈如故能出现,哪怕再问她一句:南昭,你怕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灵女南昭TXT电子书下载
045 返回书页 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