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灵女南昭>目录>

044

044

小说:灵女南昭作者:柳笑笑字数:10002更新时间:2018-09-10 15:05:12
说起来呢,南昭反应这般大,是因柳叶叶伸过来的手,碰到了她右手心的灵花,她真不是故意。

当即也惊住了,实在没想到,自己残腿一个,竟能有这样大的劲儿。

还是这柳叶叶轻得跟纸片儿似的,风一吹,就飞了!

她心头直叫一个冤枉。

“你做什么呀?”青果见自家姑娘被南昭掀倒了,立刻扔了手里端的托盘,过去扶人。

那一托盘东西扔落在地,碗盘食物洒了一地,更发出了瓷器摔碎的声音,好巧不巧,把还在祠堂那边交代事情的沈老夫人引了过来!

一见到老夫人在丫鬟的陪侍下疾步走过来,南昭心叫不好,老夫人准拿她说话。

果然,老夫人一脸愠气问:“这是怎生了?”

“老夫人,我家姑娘为少夫人端吃食来,却未想到她不领情,还……”

“青果!”青果告状的声音被柳叶叶打断,她起身笑对老夫人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这些吃食也是青果见我受伤扔掉的,与昭妹妹无关!”

沈老夫人沉着脸走到近处,对柳叶叶说:“你别帮她说好话,纵然这些吃食是青果自己扔的,好端端的,你也不可能自己摔倒吧?”

柳叶叶瞧骗不了老夫人,也就不再多少什么。

南昭瞧这一幕,多少有点状况之外。

从小在道观里长大,那儿虽也有勾心斗角,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争斗,终究是不同的,所以听到柳叶叶主动与自己撇清关系,她真摸不准对方什么心思。

不过一听老夫人这般看待柳叶叶,她才得以肯定,比起青果那遮不住得意的性子,柳叶叶这般沉得住气,才是真的聪明。

“呀,流血啦!”青果一声惊呼,柳叶叶抬手一看,发现手指刚才摔那一跤,被磨破了!

南昭在旁看着,心想,咋就这么柔弱呢?我以后得离你远点儿!

看到自己新儿媳被南昭弄受伤了,沈老夫人脸色更加难看,指着南昭的脸就责怪道:“就知道有你在的地方,没个好事发生!”

南昭也不解释,任由老夫人责骂,唯一担心的就是老夫人血气上涌,把身体给气坏了,到时候,又是她的错不说,沈家上下,每一个人会帮她!

说到底,她不怕老夫人,却怕沈如故得紧!

那厮的性格完全琢磨不透,时阴时晴,时人时鬼,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狠辣起来那是真的狠辣,她要是将他母亲给气出个三长两短,恐怕沈如故能给她生吞活剐咯!

沈老夫人担心着柳叶叶的手伤,又看南昭站在旁边不声不响的样子,实在不顺眼,便发落道:“我看呀,你还是去祠堂里跪着,让祖宗们将你看好咯,别又跑到哪儿闯出祸事!”

“娘所虑周全,全听您的!”南昭就说了这么一句,便自觉的去了祠堂。

一跪下去,才终于觉得清净了,只是忙活了大半天,一口饭没吃着,饥肠滚滚。

老夫人还责令阿碧,不准给她送吃的,连口水都不给。

南昭早已不意外了,她都通通受着,只求别惊动沈如故,到时候又来骂她蠢。

别人如何骂她都无所谓,偏生那沈如故一说,她就真觉得自己蠢笨不堪,自个儿也嫌弃起来。

傍晚时候,沈如故在书房看完账本,阿碧犹豫了许久,终于提着胆子到书房与他说话。

沈如故在家中,总是神出鬼没的,所以与下人们的关系,也就见到了一句问安而已。

阿碧自来很敬畏他,进了书房也是支支吾吾半天,没敢把话讲出来。

“说!”沈如故眼睛也不抬一下。

“大少爷,午时少夫人与柳姑娘发生了些碰撞,柳姑娘的手受伤了,老夫人罚少夫人到祠堂,一整日未尽食喝水了,她的伤腿……”

沈如故面色有变,微微抬起头来,问:“叶叶受伤了?流血了吗?”

阿碧讲这些话的本意是为南昭担心,毕竟她打伤未愈,元气耗损,长时间这般罚跪肯定吃不消。

却未想到自家大少爷竟第一关心的是柳叶叶的伤!

那小伤算得了什么啊,少夫人身上的伤,可是差点要命的啊!

阿碧到现在,一想起那天少夫人从青云山下来,满身是血的样子心就颤得慌,所以瞧了大少爷这反应,真为少夫人不是个滋味,奈何人家是主家,她也只能回答:“流了!”

沈如故一听,立即从椅子上起身往外走。

阿碧满怀期待的问:“大少爷是要去祠堂吗?”

“竹院!”

竹院是柳叶叶所住的院子,因前年改建府邸时,种下不少青竹以此得名。

沈如故一过去,就在那边呆到天黑,故终究没去祠堂看南昭,仿佛忘了有南昭这么个人。

南昭跪了数个时辰,倒是等来了别的人!

沈老夫人让丫鬟在外面等着,她独自进了来,照常,老人家先去给祖宗上香,后来到南昭跪的地方。

问她:“你可不甘?”

南昭轻轻抬起头,虽早就疲乏不堪,但她依旧挺着背脊,肯定回答:“不甘!”

任她如何讨好,也换不来别人一点儿慈悲,她也就懒得在老太婆面前装乖卖傻了,反正,也没个好处。

沈老夫人推测道:“那老身罚你在这儿,你心头怕是恶念诅咒了我千百回了!”

其他的也就算了,这个南昭可不认,她申明道:“娘,我早说过,你不喜欢我,想要赶我走,我都理解,我并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自己是个煞物!”

上次还是在这儿,沈家祠堂,沈老夫人说过同样的话,现在她原样的说与对方听。

沈老夫人笑了笑,一副我还不是老糊涂的模样道:“你倒是不怪我,可你心里终归是有怨的,我这沈家才刚安生下来,唯恐再给你翻了天,所以今日老身过来,再与你说一说!”

“娘,请说!”南昭恭敬的回答。

对方便直言道:“柳叶叶是我儿带回来的,虽说出生不好,可论样貌才能性子各方面,都胜你百倍!”

“是!”她不否认,甚至早就有这样的觉悟。

也正因为深知这一点,被别人这般直接的摆在面前比较,心头多少有点难受。

“最重要的是——沈家传宗接代的问题!”沈老夫人提道:“我儿虽与普通人不同,但他还是有那个能力的,据我所知,你们拜堂以后,我儿就没有碰过你!”

这事儿对方怎么知道,南昭不清楚,老夫人讲得这般明白,她有种被扒光了凌迟的羞辱感由心而起!

老夫人欣慰道:“还好,我儿是有分寸之人,他不碰你,是对的!你也该知晓,自己是个怎样的身份,你想想,若有一日,你真怀有身孕,再生个煞物出来,如何是好?你自己的命都这般苦了,那孩子呢?”

南昭心头像猛被扎了一针,她轻轻闭上眼睛,话虽伤人,却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而沈老夫人来此,就是警告她,让她更加清楚的看明这些,她问:“你可知道,柳叶叶住的那间院子,叫什么名字吗?”

“竹院!”刚到沈家没几日,她便将这府邸大致的院落了解清楚,以备逃跑。

此刻老夫人专门问她这个,是为何意?

“其实在此之前,竹院不叫竹院,是前年,如故突然有了兴致,决定对那院子大肆改动,那时,每一瓦每块砖头,如故都要亲自过目,并且特意从别处用货船长途运来蜀山竹,他对每一株要种在何处,咫尺间的偏差他都检查得仔细,耗费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将竹院建好,我们都知道,这竹院是他之最爱,当时我们还以为建好了,他要搬进去与这院子长相厮守,却并没有,所以那精心修建的竹院一只空置着。”

老夫人说着停下来,细细打量南昭的神情,瞧她眸子越来越黯淡,老夫人才继续说:“昨夜柳叶叶一搬过来,直接住进了那院子,你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南昭不答,但她十分清楚的知道,沈如故将最心爱之物,赠给了柳叶叶。

她从未见过,俗世中的爱是何样,也不懂如何去表达心中所喜,所以,无论如何,她想象不到,那个对她说要逆天改命、那个一心要做自己的天的沈如故,对别人好时,是什么样子,想着想着,有些出神。

“南昭——”沈老夫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当初我儿要娶你,因为什么,我们不去计较,也应允了他,如今他再选择叶叶,我们同样应允。但你要清楚,并非你占着那个少夫人的位置,你就真是沈家的少夫人,叶叶,才是要为我们沈家产下孙儿的那个人!”

叶叶,才是要为我们沈家产下孙儿的那个人……

这句话在南昭耳畔久久响着,沈老夫人瞧她不专心听,特别强调的问:“你现在,对自己的在沈家的身份,可明白了?”

“明白了!”她答得很快,生怕对方不满意。

老夫人确实不满意,临走前,还不忘警告她:“若是以后,叶叶再出点儿什么事,别说我容不容得下你,我儿如故,也不一定容得下你,到时候你什么下场,你应该比我清楚!”

沈老夫人离开了,南昭还跪在地上,她以前觉得自己惨,现在她觉得自己很可怜。

好想抱着自己,大哭一场。

可她望着这一块块沈家祖宗的牌位,麻木得犹如也变成了其中一个。

她就这么听话的跪着,直到眼前模糊,黑暗侵袭,意识随之远去,她似乎做了一个梦,梦到沈如故坐在身边,就这般看着她,还问她:“南昭,你难过吗?”

我难过,与你何干?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身边只有阿碧。

阿碧眼睛红肿,前夜见她晕倒,她心疼得很。

南昭自己倒没心没肺的,只虚弱的问:“阿碧,你哭什么,我又没死!”

她这种命数,能活到今日,已是幸运的了!

阿碧哭得越发伤心的说:“阿碧无父无母,自小就被大舅给卖出来做丫鬟,做牛做马的,没少受过别人闲话和白眼……呜呜呜!”

南昭还以为,阿碧是发现与她同命相怜,所以才哭得如此伤心,却未想到,阿碧又哭着道:“可……可……是少夫人,为何你的命比我还苦啊!都苦出花儿来了呜呜呜……”

她躺在床榻上,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般躺了半天,她能起床了,一刻也未闲着,就拿着拐杖去外面练习走路。

她早就想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她也要死皮赖脸的活着,但光活着不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连沈如故都要娶妾了,她得给自己谋条生路。

一直躲在沈如故身边苟且偷生的日子,哪天能活出个人样儿呢?

她手心的灵花一天比一天大,潜在的能力就越大,只是这种能力,她无法自主使用。

但她亲自经历了杨家祸事,那背后真凶仅用她一束头发,便将死了十几年的婉儿给唤醒,回去找杨家复仇,如果,她也可以这样做,不害人,用来自保,绝不成问题。

可是,那是茅山道术中的,师父若在,是决不允许她触碰这一块的。

且现在师父也不在了,她毫无头绪,要从何处开始下手呢?

正想得出神,从院门外走进来一艳丽女子。

“昭妹妹!”

南昭回过头来,见是柳叶叶,不久就来到了她身边。

“昨日之事,是姐姐还得妹妹被娘亲罚跪,心中实在过意不去,所以今日一定得来看看妹妹!”柳叶叶满脸诚心的说。

南昭不太想离对方太近,敷衍的回答了一句。

柳叶叶这回也不擅自拉她手了,只是看了她的腿脚以后,关切的说:“妹妹不会怪我吧?”

“什么?”

“我知道,昭妹妹这腿脚不方便,所以我未通知妹妹,就去请了一位旧友过来,她医术了得,兴许有法子可以治好你的腿!”

南昭不怎么信,沈家请了不少名医来了,若真能治好,早该治好了!

“此刻,那位旧友就在我那边,妹妹,你随姐姐去看看吧?”

前一晚上,沈老夫人才特地警告过她,她现在是生怕跟这女人再弄出点儿什么事来,所以想拒绝。

对方也看出她防备着自己,劝道:“昭妹妹,这个人,即使有钱也请不来,现在人我给你请来了,这腿是你的腿,至于治不治,你自己决定吧!”

南昭迟疑起来,人家都这样来请了,要是拒绝,回头沈老夫人必得说她不识抬举。

那就去吧,反正看看,不一定非得让人治,到时候觉得有问题,再改变主意也来得及,所以她当即带着阿碧朝竹院而去。

她第一次来竹院,进了门,便看见满院的青竹。

阿碧搀扶着她,感叹道:“在这种季节,也只有竹子才能长青不衰了!”

南昭未说话,她仔细的看着周围这一草一木,觉得似曾相识的感觉,且越往里面走,这种感受就越熟悉。

但她确定,自己没来过这里,也未在多想,一路跟着柳叶叶来到竹院的一处竹亭之中,此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早已等待多时。

“三婆!这就是我说的昭妹妹,您帮看看吧?”

柳叶叶客气的与婆婆说。

婆婆年岁已高,那双老眸已不再清晰,此刻,婆婆目光朝南昭移过来,停留在她脸上的时间,比残腿上的还多。

南昭被盯着看得有点不自在,很多次,就是别人这么看她后,便开始大骂她煞物,所以她生怕这位三婆也如此。

但三婆很快就将目光移开,让南昭躺在旁边的椅子上去,让她脱了袜子看腿上的伤。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下去,将伤腿露出来给三婆看。

当她那还留着针孔的腿一露出来时,旁边的柳叶叶面惊色变问道:“昭妹妹怎会受这样重的伤?”

见南昭不答,她也不多问,领着丫鬟出去了,留南昭和三婆二人单独在里面。

柳叶叶走后,三婆看着她的伤腿道:“白莲观的封骨针,七针断人命,夫人好命,竟能挨过十二针!”

南昭心头一惊,这三婆看起来普普通通一妇人,竟然能一眼看出是白莲观的封骨针,看来,她来对了!

“三婆,我这腿可有得救?”

“废了!”

这话与那天沈如故说得一模一样,南昭如被泼了一桶冰水,眸子瞬间黯淡下来。

“我可以试试医治你这条废腿,也许能好转,不过也许更糟!”

其实来之前,想到此人是柳叶叶找来的,她还不放心,但见过本人之后,听人将利弊说得这般坦然,她反而不觉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现在这样了,更糟会多糟?”

三婆不带半点儿情绪的回答:“轻则半身不遂,重则全身瘫痪!”

南昭听着都觉得害怕,怎么想,都觉得冒险给其医治的风险太大,正要拒绝,梁三娘突然问她:“你信命吗?”

“不信!”她一口回答,几乎是带着恨的。

三婆说:“总是祸事缠身是命,但能逢凶化吉,也是命,无论你信与不信,它一定是有原因的!”

这话,让南昭改变了主意,她问:“你既知道我的腿是被封骨针所伤,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这里是沈家府邸,青州城谁人不知,沈家娶的媳妇是煞物!”三婆不看她,转身摆弄着自己的工具。

“既然知道,你还敢为我治腿?”

对方手里的动作突然停下来,背对着她,反问道:“怕?”

那双浑浊的老眼中,突然流出一丝稀少的光亮,“你还是婴孩时,你师父就请我去帮你施过针,若是怕的话,那时我也不会上青云山!”

“你说我师父?”南昭听到这话,十分震惊!

已有许多日,没再听到有关师父的事,而眼前这位婆婆,竟是师父生前故人,她突然觉得十分亲切。

三婆面无多少表情,缓缓转过身来对她说:“你师父惨死,十二仙道上都传遍了,是你之所为,我当日也在青云观中,亲眼见他们给你钉上的封骨针!”

难怪,婆婆只看一眼,便知她腿上之伤源自封骨针。

三婆叹道:“老婆子活了一辈子,这十二仙道里,什么怪事儿没见过呢,披着道袍的贪妄之人比比皆是,倒是你这小丫头,缄口不认的坚定,垂死后的挣扎,还在你师父棺前立誓的决心,让我看到了这十二仙道中,最先存在却也最快缺失的道法初心!”

“哼!”婆婆冷笑,颇有几分嘲讽之意说:“你总有一日会明白,这世间,从无好坏之分,有的,只是成王败寇!”

不知为何,听到三婆说这些,南昭丝毫不怀疑她所说的,现在,她改变了主意。

“三婆,你帮我医治残腿吧!”

三婆抬起那双布满皱纹的眼,再问她一遍:“你不怕我是来害你的?”

南昭被最亲近的人背弃过,她自然害怕。

可是啊,真正害人的人,是不会说出来的,她点头回答:“三婆不怕我害您,我自然也不怕三婆会害我!”

若是沈如故在这儿的话,又该说她愚蠢了吧,竟对一个初次见面,还是柳叶叶请来的怪婆婆如此相信。

即已说好,三婆便帮她施针,用时一个时辰。

三婆虽年纪已高,但手力稳而准确,每一针都施得准确,完毕之后,南昭感觉脚踝有细微的感知了!

正要道谢,三婆提醒:“这还紧紧是开头,后来要完全恢复如常,还需一段时间!”

不管多少时间,南昭都愿意等。

三婆医治完毕,一刻也不愿意多留,就此从沈府中出来。

不远处的街巷中,早已有一辆马车在等待,三婆提着医箱走过去,被请上了马车。

车中坐着一位黑色华服的公子,他头顶玉冠,五官清俊,只是坐着,不说话时,都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神韵。

“三婆去了这样久,想来,她已答应三婆为她施针了!”

“这丫头外表看起来蠢笨,但并非无心之人!”三婆略带欣慰的说:“还需时间磨炼,方可等待宝剑出鞘!”

“多谢三婆肯帮此大忙!”

三婆长长叹息道:“即便王爷不找我,老婆子亦会帮她治好伤腿,已告慰青云子道长在天之灵!”

夜幕又要落下来,南昭施针完毕,听三婆嘱咐,又在长椅上休息了半个时辰才开始移动,她唤阿碧过来,准备回自己所居之处。

下了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发现伤腿确实有所好转,她吊着的一颗心随之落下,转而有些开心,连日来的厄运缠身,唯有三婆的出现,是一件好事儿!

她有预感,三婆不止能帮她把伤腿治好,也许,还能帮她其他的大忙!

再想到沈老夫人那边,照规矩,她也应该亲自去跟柳叶叶道声谢,所以就让阿碧扶她去寻柳叶叶。

此刻,竹院中,夜灯才刚挂上不久,正是吃晚餐的时候,厨房不停传菜过来,前面的门房便未合上,南昭远远得见,明亮的房中,两人坐在圆桌前,正在用餐。

她本是来找柳叶叶的,看到另外个人也在时,她的脚步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少夫人……”阿碧也看到了里面的人,心疼的唤道。

南昭未答,一动不动的看着那边儿。

想她嫁进沈家也有段日子了,其实见沈如故的时间很少,更别提两人能坐在一起吃饭的次数,那简直是屈指可数。

她自是记得深刻,沈如故在自己面前是哪般样子,除了嫌弃,便也是冷冷淡淡,哪儿像这样呢,还为柳叶叶夹菜,眸中满是笑意。

前不久,她还不知,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现在知道了,大抵便是如此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灵女南昭TXT电子书下载
043 返回书页 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