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灵女南昭>目录>

037

037

小说:灵女南昭作者:柳笑笑字数:12356更新时间:2018-09-10 15:05:08
南昭苦笑,是呀,恶鬼使她害怕,而真正让她心怵的却是这冰冷的人心。

可是,她这般境地时,沈如故为何会出现,与她说这些话?

他不是说,她之所有,与他无关吗?

是她执念未淡,凭空幻想出他的模样来,还是他确实就在眼前,只是旁的人看不见他?

南昭想问沈如故,是否对她失望了,才不愿前来为她作证,可眼睛睁了又张,没有一丝说话的力气。

“难受吗?”沈如故又问她。

她的骨头里插着一根根夺命针,仿佛灵魂也被钉在案板上,怎能不难受?

“记住了南昭!”他俯身下来,在她耳边轻语说,带着那梅园中赏梅的公子翩翩雅姿。

“不管这命运如何对你,难受你得吞了,折磨你得受着,纵然千疮百孔,你得活着,直到有一天,你强大到能一手遮天,那时,你便是他们的天!”

直到有一天,你强大到一手遮天,那你便是他们的天……

南昭猛然睁开血眼,灵魂深处有一道长久挤压的不甘被激发出来,可是,周围却大变样了,她不是被铁链绑着,将抽筋断骨,再摘除手中灵花吗?

为何她躺在三清殿中,头顶是太上老君像?

“主子,她没死!”寻龙声音里带着喜出望外。

此刻,天已黑尽,外面嘈杂得很,似乎谁在争吵。

南昭艰难的动了动,才得以看见自己满身是血,她的手脚还能动,想必是刚才在行刑时,她痛晕了,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这位贵公子命人将半死不活的她移到了殿中。

“丫头,你命还挺硬,被插了十二根断骨针都未死!”寻龙刚说完,脸色又有些难看,“只不过是个残废了!”

残废?

南昭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听到这么个消息,真是大哀莫过于心死。

她声音虚弱的问:“为何,我在这里?”

为何,她没有死在外面的木架上?

寻龙回答:“你得感谢我家主子,是他救了你!”

南昭不明白,在那种情形下,所有人都要她死,他主子,又如何能救下她?

对方便耐心的讲述道:“我们派去山下的人,在回来的路上撞见一口木箱子,就横在山路上,打开以后,发现里面装着一具早已腐烂成骨的女尸,而这具女尸还被人动了手脚,他们也留了个心眼,便将箱子抬了回来;当时那臭道士已往你身上插了十二根针,你也昏死多时,那叫白虚的老道正要做法,摘除你手心灵花。结果是我家主子聪睿过人,见过寻虎他们带回的箱子之后,看出女尸身上的门道,果断一把火将那女尸给烧了,你猜怎么着?”

她此刻虚弱不堪,哪儿有力气回答。

寻龙自个儿讲得兴奋了说:“结果那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杨家小儿竟慢慢变好了,此刻估计已恢复得差不多了!”

南昭躺在地上听完,精神气也回来了一些。

也就是说,这位贵公子的手下在回来的路上,无意间撞见一口箱子挡路,箱子里有一具女尸,他家主子把女尸烧了以后,那本命不久矣的杨家小儿突然好了!

她挣扎着起来,寻龙露出惊讶之色:“你竟还能动啊!”

南昭虚弱的回答:“也许身为煞物,命大!”

本是自嘲的话语,听到煞物这个词时,一直未看她的贵公子目光落下来,他对她说:“那女尸上,刻着你的生成八字,还绑着一束头发,你知,这意味着什么吗?”

南昭知道这位贵公子身份不简单,却未想到他似乎对道门之事,也了解甚多。

像这种在死人身上刻字还绑着东西的事儿,并不是什么正统道法,属于茅山一派。

就好比较要骑马,首先得有一匹马,精心照顾,好料喂养,他日才能骑马奔腾。

而若要找个死人办事,茅山一派的道法中,便有借法器之力对死人加持的法子,让本不具备此力的怨魂为其办事,称为‘借鬼手’。

南昭虽道法不精,但这些门道还是知道得不少,所以,她一听女尸身上绑着一束头发,她便大概联系起来。

追述起来,杨家的祸事,本源自于一叫婉儿的女子,此女十几年前惨死,整整等了十多年,才回来找害死她的人报仇。

她曾也想不明白,从前十六年相安无事,为何偏偏是婉儿能借她手心灵花之力作祟。

再想到那夜沈如故带她上山时,便已猜到婉儿的尸骨早被人挖走,想必,那时沈如故就已知,婉儿并非巧合间借用了她的灵花之力,而是背后有人作祟!

“恶鬼咬不死我,害我的是人……”南昭喃喃低语,沈如故啊沈如故,黑暗中的一切,尽逃不过你的眼。

贵公子该是听到了,好像也有些感悟的说:“鬼要害人,那是执念作祟,遇上了自认倒霉,而人要害人,哪怕躲到天海角天涯,他亦能算计得你连骨渣都不剩——”

她看过去,先前对此人还颇有些忌讳,可总归是救过自己的人,她该感激的。

后来听寻龙说起,他家主子救她时,又一次详细将其中的疑点提出来;风恕不知所踪,有人运用茅山道法害人,后来青云子之死,都是有人背后策划。

现在杨家小儿已无生命大碍,他们不可再用此借口对南昭滥用私刑,要查出真正的幕后真凶,南昭不能死,还是至关重要的“证物”。

八大观的人听后,也改变了态度,不过却吵了起来,出现了几派,争相抢着要亲自对南昭进行看管。

白莲观觉得,南昭是道门中人,命数特殊,他们白莲观对降妖除魔之术最是在行,所以南昭应交由他们白莲观看管,最稳妥。

红山观则认为,自己乃八观之首,理应承担起看管和教导南昭之责,以免今后再出现祸事。

而青阳观难逃其责的声明,南昭自来都是自家门下徒弟,虽师父青云子已逝,但他们一定会严厉看管,绝不再出祸事。

看看这一幕就绝可笑,前不久,这些高道们齐心协力的要弄死她,现在,这些高道们看那一具女尸骨,仅因南昭身上的一束头发,就拥有了如此巨大怨力,态度转变得毫无防备。

拿寻龙的话来说,就四个字:非奸即盗!

这边儿,寻龙又有了别的疑惑:“既然是有人设计要害这丫头,那为何,兜兜转转这样一大圈,却又把偷走的尸骨扔在半路上,这不是反而又救了她吗?”

他家主子聪慧过人,早就想到其中缘由。

“若非凶手有别的图谋,故意为之。”

寻龙点点头,对这个猜测深信不疑。

不过贵公子却未将话讲完,他停下来,深意看向南昭,“又或许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便是有人要救你,专门去寻到了那婉儿的尸骨,此人谋略很深,连我的人会在那时经过,甚至他们会将尸骨带回都一并算到了!”

南昭的心被何物触动,目光望向殿外那漆黑的深山之中,心中默默问道:是你吗?沈如故?

虽然,他没来救她,可她却十分坚信,他来过,对她真实讲了那些话:不管这命运如何对你,难受你得吞了,折磨你得受着,纵然千疮百孔,你得活着,直到有一天,你强大到能一手遮天,那时,你便是他们的天!

想到此,她用力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的疼痛早已麻木了,她紧皱着眉头,等待了许久,才缓慢朝殿外走去。

寻龙想到自家主子专门跑这么远来寻这丫头,平素话都懒得讲,今日却废那样多口舌才救下来。

再看她此刻随时都会倒下去残躯,本能想上去阻拦,他家主子及时冲他摇了摇头,他只好任她去了!

就这般,南昭拖着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出三清殿,朝那停放着她师父棺材的院子走去。

此刻,外面那几大道观还在争论不休,突然见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南昭从殿中直立着走出来,皆是一惊,总还是畏惧着她身上的煞气,全都退了几步。

她未看这些人一眼,径直朝院中央那口八角棺走去,停在棺前时,她双膝颓然跪到在雪地上。

就算刚刚死过一回,南昭亦未忘记,自己为何回来这里。

还记得,她年幼时,道观里每日餐食有限,师兄们总抢她的吃食,她便常常饿肚子,后来被师父发现了,师父最是疼她,每次都将自己的吃食悄悄留给她。

窝窝头、白面馒头、玉米,有年端午节,师父还给了她一颗粽子,那时,她听问道的居士说,山下那些人家中,娘亲会包粽子给孩子吃,她便满心期待跑去问师父,娘亲也会为她包粽子吗?

师父不仅仅是她的师父,还像亲人一样照顾她,给了她第二次生的机会。

可是,这个疼她护她的师父,还未能看到她寻到光明那一日,就因她而死!

她自责、无力、愤怒、心痛不已!

“师父,对不起!对不起,师父……”重复这句话,南昭泪水模糊眼前,就这般久久凝望着棺椁。

那些原本正在争论的道士们见此一幕,终于有了些许同情心,毕竟,青云子生前德高望重,而现在也基本可以认定,青云子之死疑点重重。

凶手会被道门禁止的茅山道术,南昭八成是被陷害的,人已被他们用断骨针给扎得不成样子了,此刻,徒儿在师父棺前哭,他们有何理不让?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擦干脸上的泪花,用力撑起身子,转身对向众人,毅然伸手解下身穿的道袍。

雪风中,就这般,只着一身单衣。

所有人都不知,她此举为何,便听她决然道:“我南昭已还俗嫁人,你们道门无权发落我,今日,我就要从这里走出去!”

青阳子立即站出来痛骂道:“我们青云观养了你十六年,你竟然说出这种话,简直是个白眼狼!”

白羊狼?她这位师叔恐怕忘了几个时辰前,他是如何对她的。

南昭冷笑,抬起布满鲜血肮脏的小脸,回答:“没错,我自幼在青云观长大,道门对我有养育教诲之恩,我也自认为是此门中人,可今日,我师叔青阳子牵头,让同是我师叔的白虚道长插了我十二封骨针,因为你们一句替天行道!我这个后辈,就是你们口中的妖星……如今,我师父不在了,那个杀害他的凶手——”她单薄狼狈的身体,直立在风雪中,早该倒下去,却又似乎被一股神奇的支撑着,她带着血泪双眼,扫过眼前的众道士,决然说:“那个凶手,不管他是谁,天涯海角,我南昭今日起誓,一定要将他找出来!但至于其他人,我无任何感激之意!”

那些道士瞧她这恶狠狠的样子,由刚才的不以为然,变得心里发毛,一时无人说话。

南昭说完,便朝殿门那边走去。

八大观的人怎能轻易放她走,白虚第一个跳出来说:“就算证明你不是杀害你师父的凶手,但你也脱不了干系,你此刻不能走!”

其他几位观主也跳出来阻止。

南昭不后退。

“你们十二根封骨针杀不死我,现在,是否要用你那降妖除魔的三清剑,杀了我?”

她狠狠的瞪着白虚,对这老头早已恨之切切。

白虚气急:“南昭!你简直目无尊长!”

“我倒是敬你是尊长过,可你又何曾视我为幼小?”不一直是天杀的妖星吗?

“让她走!”这时,殿前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南昭放眼看过去,竟是那叫寻龙的小子,他也不是道门中人,想来是跟在他主子身边儿,野惯了,此刻瞧这些道士心口不一的操行,根本不能忍!

他嚎道:“你们这些道士,口口声声称自己为修行之人,没搞清楚事情原委,就在自家人身上插了十二根筷子粗的钢针,我这个与她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看得都疼,你们这些修行人倒是屁眼一个比一个黑。这人没给你们插死就算了,别人现在看清你们嘴脸,不跟你们玩了,竟不让人走?是否要点儿脸呐?”

张守合气得面红耳赤道:“我们道门中事,还轮不到你这小子来插嘴!”

“呵!”寻龙吃的是官家饭,可从没把这些所谓道门放在眼里过,要不是顾忌着主子的颜面,他早特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他问:“道门怎么了?难道这雪天黑日,你们道门就不把王法放眼里啦?”

“你!!”

“我什么我?信不信,我这就将你们告之官府,诉你们聚众修炼邪术,草菅人命,看是你们道门说了算,还是官府爷爷说了算!”

这些人听了这话,气归气,为了道门的脸面,也不能给他硬来。

寻龙说完,下意识的回头看他主子脸色,瞧主子一片祥和,想来自己这头出得没错,松了一口气,还自鸣得意。

见此,没人阻拦,南昭迈步向前,步伐蹒跚,但好歹,出了三清殿。

下阶梯的时候,终是撑不住了,身体虚力往下坠,所幸被一只大手抓住。

抬头看去,出手扶她的竟是那位寡言的贵公子。

说起来,这是她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那一把火,南昭早就死了,连全尸都不剩一具。

她自幼就心善,即便遇见这么多事,她亦然不能对于她有恩之人狠下心来,她发自内心的说:“我是煞物,别人都怕我,公子何必自找晦气?”

因她死的人有几个了,就算是别人借她灵花在杀人,她也怕,难免会害到其他人。

贵公子却回答:“别人是别人,我是我!”

他声音很好听,不温不淡,如他的样貌一样,赏心悦目。

但南昭听见这个回答,却想起另一个人,沈如故……他也曾说世人都当她是煞物,但他不曾。

贵公子问她:“你打算去哪儿?”

他们也都看了沈家送来的书信,已申请她之一切,与沈家无关,现在,从小生活的道观也恩断义绝了,她能去哪儿呢?

南昭望着这深黑的青云山,本是虚弱的躯体,眼睛里却露出一丝希望来,“回家,我夫君一定在家等我!”

寻龙在后边儿听到这一句,立即愤愤不平的凑上来骂:“我说丫头,你刚才对那些臭道士的绝然去哪儿了!那沈家公子都不管你死活,你还回家?”

“你并不了解他!”南昭埋头下去,下意识的想为沈如故辩解几句;但仔细想想,自己就了解沈如故吗?

寻龙便以为她是死要面子,少有的放低了语气说:“你要是实在没地方去,我们王……我们主子府上,地儿大着呢,也有吃的,可以收留你当个使唤丫头啥的!”

他家主子忍不住瞄了他一眼,“我发现,你更像个主子!”

寻龙忙低头认错:“主子,我错了!”

他以为他家主子不让收留这可怜的丫头,转脸就求情说:“我妹当年要是不饿死,就和她差不多大,主子,就勉强看在小的面子上,收她当个使唤丫头吧!”

“不必了,多谢这些大哥好意!”南昭是真心领了,想到今日在上山的路上,她与这位兄弟还有过不快,现下看来,此人心直口快,其实心思不坏,至少方才在殿后说那些道门中人的话,着实帮她出了口气!

这时,贵公子开口说:“你目前这状况,下山很难吧?若是信我,不妨与我一同下山,之后你要去何处,是你的自由!”

南昭看着望上对方的眼睛,对那真挚得如一潭泉水的眸子,看不出任何虚假之意。

可她被伤害得早怕了,哪怕是别人说一句温和的话,她都怕背后会接着挨一刀。

她退避了一步,轻声回答:“多谢公子今日出手相救,南昭无以回报,若他日有何处需要我帮忙,南昭一定义不容辞。”

说完,她又补一句:“不过我本是不祥之人,特别是入夜之后,公子最好还是离我得远远的,不然……”

“不然怎么?”寻龙一脸的不以为然。

南昭不再多说,迈步朝前走去,才不过在雪地上走出十余步,她就重心不稳,摔坐在地上。

站在远处的贵公子赶过来,少有变化的面上,带了几分愠色道:“若你真想死,那我今天真是管了闲事,不过,既然你这条命不在意,刚才在三清殿前,又何必当着那些道士,立下重誓?”

这些话如当头棒喝,将愚钝的南昭敲醒。

是啊,她心里起了誓,要好好的活下去,变成自己的天,那样再也没人能踩在她头上,骂她煞物,更不能随意决定她的生死!

那要活着,怎能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不就应该抓住每一根救命稻草,死皮耐脸的活下去吗?

“您说得对!”她沉声说:“那就有劳这位寻龙大哥帮我牵一下马。”

寻龙腿脚很快,不一会儿便将她那匹马牵过来,南昭被抱上马背,贵公子还将披风裹在她身上,这回,她没再拒绝。

就这样,她在贵公子及一众随从的护卫下,坐在马背上,缓缓行在下山的路上。

期间,南昭强打着精神,注意着夜色里的动静,不知是否因为青云山是千年道场的原因,这夜竟无鬼魅追着她的灵花前来。

夜路无聊,寻龙便与几位兄弟闲聊起来。

“这青云子死得可真蹊跷。”

“要查出真凶,看来还得从那消失的风恕身上查起。”

“不过,他们都说见到风恕带着她回去了,那她到底回没回去?”

“这世间,怎会有一模一样的人?”

“呵,这江湖上,什么样儿的人没有?”

“对,我就曾听闻,风洲有个千面堂,他们的易容术出神入化,能以假乱真!”

“主子!”突然,前面带路的寻虎一声呐喊,将他们的谈话打断。

“何事?”

寻虎跑着过来禀告:“前面的路被雪封了,要挖开道才能过,今夜得在这山中找个地方过夜了!”

贵公子略带担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马上的南昭,瞧她伤势不清,也不知这夜能否熬过去。

路被封了,实在没办法,这夜路南昭走得着实惶恐,便虚弱的说:“我知道不远处有处供奉土地公的山洞,我们可以去那里落脚。”

土地公好歹是山神,他的地盘上,相信这山中的鬼魅也不敢放肆。

贵公子也回答:“如此甚好。”

南昭便寻着记忆,将他们带到土地公的山洞。

这山洞并不大,容不下所有人,寻虎找了柴火帮自家主子生起火,便带着兄弟几个连夜挖路去了,洞里就剩下贵公子与南昭。

见许久没喝过水的南昭嘴唇有些发白,贵公子取来水壶递给她。

“还能坚持吗?”

南昭点了点头,喝了少许水,身体实在虚弱得很,但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便开口问:“公子,若一会儿发生什么诡异之事,你不必管我,离我远些。”

贵公子不解:“能说原因吗?”

“我手掌上的东西,会引来很多……鬼!”南昭把‘鬼’字说得特小声,生怕被山间的其他生灵听了去。

对方听了这话,淡淡一笑回答:“我人都不怕,怎会怕鬼?”

南昭有点着急:“我没唬你!”

贵公子也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也没唬你!”

她实在没力气与他争辩,就这般靠在洞壁上,靠着火堆取暖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

几次都感觉自己要睡过去,但都担心会要出祸事,便坚持着半睡半醒的状态,偶尔看看周围。

瞧这位公子一身的贵气,即便在这简陋的山洞中,也遮不住。

她便开始揣测他的身份,一人出行,跟随着这么多武功高强的随从,且只亮了一下玉佩,便使八大观的高道们给足了面子,想必,一定是位高权重之人。

这样的一个人,找她做什么?

南昭不敢直接问,贵公子也十分沉得住气,只字不提。

“我说臭丫头,老身这小庙,哪里贡得起你这么大个灵食?你赶紧走吧,再不走,老身这小庙都给那些个山精拆咯!”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老头的声音。

灵食?南昭转过头看,瞧见一个只有三丈高的白胡子老头正气呼呼的瞪着她看。

她立刻意识到,这是此处的土地公,以前从未见他显过神,没想到一出来,就是赶她走!

她祈求的说:“爷爷,下山的路出不去了,我从前没少来孝敬过你,就让我在这里呆到天亮,天亮我就走……”

“我知道你孝敬过老身,所以才给你好好说,可今时不同往日了臭丫头,你手上的灵花灵气太重了,老身帮你拦了一路,可这些个山精,刚开始还忌讳着老身,现在都疯了,老身是拦不住了!”

“你在和谁说话?”旁边的贵公子只瞧见她对着空气话语。

“爷爷……”南昭指了指土地公,便见土地公遁入地下不见了,她心叫不好,难怪刚才一路没遇见什么脏东西,原是她从前供奉的土地公在帮她。

可现在土地公跑了!那外面的东西不就要进来了吗?

南昭慌张的说:“公子,你现在赶紧离开这儿,要出事了!”

对方并不知将要发生什么,但看她脸色大变,从火堆旁边起身问:“你是否哪里不舒服?”

“有东西要进来找我了,我不想连累你,你赶紧从这儿离开……”话说到这里,南昭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洞口不知何时站了个妖娆白衣女子,那女子头发齐地,红色的嘴唇像喝过血一般,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人,想必就是土地公说的山精了!

山精在灵物中,比一般的鬼魅厉害,通常是死在山中的女子化作的女鬼,吸收山间灵气,修出了智灵。

“在那!在那!”南昭指着女子的方向,无奈贵公子就是看不见,还以为她受伤严重出现了幻觉。

“南昭,你冷静点些,哪有什么东西进来了?”怕她太过激动,弄伤了自己,贵公子朝她走来。

那山精也跟着‘飘’进来,站在贵公子身后,贪恋的在他身上嗅着什么,画面十分可怕。

这时,贵公子也感觉身后凉凉的,他下意识的转身,脸竟与那山精咫尺之间,但他看不到山精,只觉得凉意扑面。

南昭为他将心都吊在了嗓子口,颤巍说:“公子,你……你……退后!”

贵公子这下,确实能感觉到不对劲,他不再怀疑南昭奇怪的反应,转而沉声问:“我身前,是否站着什么东西?”

“嗯。”南昭用力点头。

贵公子了然,但他并不像普通人一般表现出惶恐,他站在那,对南昭说:“别怕——”

别怕?

这位公子连对方是个什么东西都看不见,竟让她别怕?

而那山精也似乎听到了这句,觉得自己被挑衅了,她阴狠的瞪着贵公子,张开血盆大口,就朝贵公子身上扑来。

“小心!”南昭刚叫出声,却听见“啊——”一声凄厉叫喊,山精竟被贵公子身上什么力量弹开,灵体冒着一股红色的烟,消失在了山洞里。

南昭看愣了!

贵公子却若无其事的问:“那东西不在了?”

她点头回答:“它扑向你时,好像被什么伤到了!”

贵公子并不意外,再不问其他,拂袖坐到她身边来,轻声对她讲:“你安心休息,等寻虎他们将路挖开,我便叫你!”

南昭满心疑惑这贵公子的身份,不是道门中人,却对道门之事知知甚多,并且他连灵眼都未开,身上却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保护他。

那山精一看就很凶,连土地公都怕,却无法动这位恭喜半根毫毛,难怪,他不怕自己这颗灾星。

山路接近黎明才挖开,南昭由贵公子护送下山,一路到了青州城沈家,此时的南昭,浑身发烫,意识模糊。

寻龙看她状态不好,有些心疼的说:“这丫头还能熬到这里,真是不容易!”

他家主子望着前面的沈家大门,命令道:“去敲门吧!”

“主子,我想不明白,你专程上山去找她,现在她人就在这里,为何……”

对方并未理会他,重复了一遍:“去敲门!”

“是!”寻龙这才快跑过去敲门。

等寻龙跑远之后,贵公子对马上趴着的南昭说:“我们还会见面的,南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灵女南昭TXT电子书下载
036:真正害你的,却是人 返回书页 038